ScarletTrophy

【Merlin】【AM】 直至终结-16

第十六章  弄巧成拙


少年疑惑而好奇地打量了他几眼,伸出手来:“好吧。那么,阿瓦隆托我来传话。”

亚瑟正要去握少年的手,梅林抢先一步拉住了他的胳膊。

“据我所知,希德不会轻易打破岛屿和人间的分隔。”他对上少年的眼睛,“究竟是希德派你来的,还是另有他人?”

少年半是惊吓、半是恼怒,他尖利地质问道:“你又是谁?阿瓦隆只要传话给亚瑟·彭德拉根,不关你的事!”

“我看他并没有恶意。”亚瑟在梅林身旁说。

“所有人看上去都没有恶意,”梅林小声指出。他的眼神像在提醒亚瑟,上一回他们在林子里遇到要和他握手的那个巫师,正是带着命运三女神的判决,“魔法的事由我来处理,好吗?”

亚瑟望着他灰蓝色的眼睛,心底掠过一阵苦涩的柔软,他想起怀特山,燃烧的火焰和魔咒发出的冷光。梅林站在山顶的天幕下,在森严的祭坛对面。那戴兜帽的红发祭司的声音从冷脆的夜色中传来:

“……是为了亚瑟·彭德拉根,对吗……”

最初的最初,在城堡外被他一手扭翻在地的男孩,后来究竟是如何变成那样一个战士的;柔软如何变成冷硬,单纯如何变成尖锐,瘦弱如何变成强悍?

答案只有一个,为了亚瑟·彭德拉根。

如今他已不是国王,可梅林还一如既往是他的战士。

亚瑟苦笑,轻轻点了点头。得到他的同意后,梅林转向少年:“我不想怀疑你,只是需要一些证明。”

少年看看梅林,又看看亚瑟,眉宇间渐渐集聚起委屈和愤怒。

“我没有什么证明。”他说。

“幸运的是,我有。”

梅林上前抓住少年的胳膊,把那条袖子向上一推,露出德鲁伊纹身。三曲枝的脉络呈清晰的青黑色,他的手掌从上拂过,少年挣扎着想抽回手,梅林没让他动,直到那纹身的轮廓在他手中泛出蓝色。

德鲁伊少年嚷了一声,像被滚水烫到,他挣扎地更厉害了。梅林紧抓着他的手,蓝色在他掌中闪烁,过了一会儿,他才将他松开,少年立刻拉下袖子,盖住那块光洁如初的皮肤,咬牙揉着手腕。

“你的确是从阿瓦隆来。”梅林说,转头看亚瑟,“他身上带着希德族的魔法。”

少年放下胳膊,呼出一口气,突然瞪着梅林大吼道:“是的!没错!我从阿瓦隆来!我已经死了,死了好些年了!!你倒是在死去好些年之后从湖底被拽出来试试?喂,请你搞清楚!我要和他握手,是因为那封该死的口信上有个希德魔咒,需要握住本人的手才能说出——我可不像你,刚见面就要扭断别人的手腕!”

他那孩子气的怒火简直喷到了梅林的眉毛上,后者不得不下意识地往后躲,眉心向上蹙起,形成一个窘迫的表情。

“我没想扭断你的手腕。如果你不像刚才那样挣扎,这会是一个很简单的魔法。”

那少年根本不听他的解释,“你以为你是谁呀,”他嚷嚷,“一点都不懂得对待客人的礼貌。”

他以一个非常难看的鬼脸结束了自己的发泄。

“好……吧,”梅林尴尬地眨着眼,把手指对准亚瑟,“如果你想的话,也可以扭他的手腕。”

“哈?”那少年皱起眉,像看两只疯地精似的轮流看着他们。

亚瑟很感兴趣地转向梅林,对他挑起眉毛。

梅林用口型小声说:“他正在气头上呢,我能怎么办?”

亚瑟以更加夸张的口型回复他:“‘魔法的事情交给我处理’,不知道谁刚刚这么要求过?”

梅林像是突然对脚边的碎石头发生了兴趣,靴子尖踢开一颗,又踢开一颗。

亚瑟叹了口气,向少年伸出手:“如果你想要扭的话,请便。”

少年咕哝了一句什么,听起来像是“脑子坏了”。他走过来,最后只握住了亚瑟的几根手指。随着他们皮肤相贴,一些魔咒符号出现在他的手背上,少年仪式性地、口齿清晰地念道:“致亚瑟·彭德拉根:阿瓦隆曾庇荫于你,尽可能地挽救你于死亡,然而时移世易,魔法的时代已经过去。如今,阿瓦隆需要你的帮助,请于后日黄昏来晤,我们在岛上与你见面。希德。”

他念完,立马甩开亚瑟的手,好像多握一秒就会招来厄运。

“通向岛屿的大门只打开一会儿,你可别迟到。”他甩下这句话,便转身走了,不一会儿,那灰白色的袍子就卷起一阵旋风,消失在树林间。

“他会告诉阿瓦隆的人我们很恶劣地对待了他。”亚瑟远眺他消失的地方。

“是我,”梅林指出,“不是我们。”

亚瑟笑了:“有区别吗?”

“你不知道我和希德族那些大大小小的恩怨。”梅林耸耸肩,“他们和我许多年间都在竭力相互忍耐。”

他沉思了一会儿:“不知道希德会要求你帮什么忙。”

“什么我都得答应,”亚瑟迈开步子往前走去,“不是吗?他们救了我的命。”


***


卡洛琳等在亚瑟新公寓楼下的那间小书店里,抬头看黑板上的新书推荐。

仿佛活在古代的、没有电话号码的亚瑟,唯一联系他的方式就是来这儿找他,但他显然不在家。卡洛琳随手拿出一本小说,把自己要通知他的那件事清扫到另一个脑区。亚瑟确定参与的那部电影由于资金问题不得不突然向后推迟,他恐怕得先另找一份工作,而卡洛琳手头上刚好有几份能够介绍的。也许他们能一起吃顿晚餐。

卡洛琳把思绪集中到眼前密密麻麻的句子上,读到第五章时,她抬起头,橱窗外两个身影正并肩从对街走过来。她匆忙把书塞回架子上,追出门去:“嘿!亚瑟!”

他们一起回过头,亚瑟还是老样子,只是有些疲惫,身旁是他那位朋友,叫什么来着——艾格米德——

卡洛琳忽然僵住,突如其来的惊骇使她小腿一软,向后撞到了书店橱窗。

“卡洛琳?”亚瑟说,接着,像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他与身旁的人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仿佛他们同时犯了个巨大的错误。

“是我看错了,”卡洛琳努力保持着镇定,但她的声音越来越小,连她自己都难以相信将要说出口的话,“还是你这位朋友几天之内年轻了十五岁……”

艾格米德紧闭嘴巴,目光瞟向亚瑟,后者试图解释,他伸出手想拉住卡洛琳的胳膊:

“其实——”

“可别告诉我这是特效化妆!”卡洛琳又向墙边缩了缩,震惊的目光在他们之间来回,“我把你当做朋友,亚瑟,但是你,你总有些奇怪的事,遮遮掩掩,不肯说清楚。”

“卡洛琳,”艾格米德开口了,他的声音温和又友善,不仅如此,它简直像是有魔力一般,让所有其他声音都减弱成极小的白噪声,车轮碾过路面、书店店门的开合、行人的谈话,全都弱下去,卡洛琳耳边只剩下他的话语,她不由自主地盯着他的眼睛,一片阴天般的灰蓝色,它们很近,也很静,“卡洛琳。去我们那儿坐坐吧。就在楼上。我相信亚瑟有许多话需要和你说。”

卡洛琳无法移开目光,艾格米德的眼睛锁住了她,她心底有个小小小小的声音立即怂恿道:“对的,没错,去坐坐吧。”

她惊骇地发现自己的面肌自动组成了一个微笑,“太好了。”她的喉咙在发声,但那根本不是她想说的话,有人切断了她大脑和身体的联系,取代她在发号施令……她瘫软的小腿肌肉突然绷紧,带动她向着艾格米德的声音走去。

“走这边,”艾格米德继续说,“跟着我。小心台阶。”

她跟着他们一直走进公寓里,心底的惊恐无法形容,在神思的某个角落,她希望亚瑟能救她,就像当时在药店里一样,但亚瑟现在看起来不仅是遥远,他简直是陌生的,他和旁边这个变年轻了的艾格米德交换着眼神,无声地交流……她努力告诉自己要镇定,冷静,要相信亚瑟,他是那样一个值得信任的好人……但是另一部分的自己在说:完蛋了,你惹上了一些绝不该惹的事……

门在她身后关上,她清楚地看见亚瑟这位朋友的眼睛变成了金色,然后便眼前一黑,陷入了昏迷。


***


“通常我都会直接换一个地方住,彻底告别过去的生活,”梅林抓着头发,“我已经很久没用这个魔法了。修改别人的记忆很不好,记忆是复杂的,交织的,并且总会自动加工,擅自触碰它,一不小心就会造成可怕的后果。”

“那她会怎么样?”亚瑟有些紧张地说,“不会伤到脑子——劳拉不会失去监护人吧??”

卡洛琳靠在椅背上,头向一侧歪倒。亚瑟望着她摇头,觉得这姑娘认识自己实在是运气不好。

“希望她只会经历一两分钟的思维混乱。”梅林呼出一口气,和亚瑟一起将昏迷的卡洛琳扶正,手放到她的额头前,“我会让她觉得我从始至终都是现在的年龄。记住,今天你们在街上遇到,你请她上来做客,她只是恰巧因为低血糖晕倒。”

亚瑟点头同意,从椅子背后按着卡洛琳的肩膀,梅林开始喃喃念动咒语,让她前额的皮肤里出现若隐若现的符号。

五分钟之后,卡洛琳醒了过来。她揉着太阳穴,困惑地环顾四周。

“发生……什么了?”

“你还好吗,”亚瑟立即递给她一块巧克力,“你刚刚晕倒了,可能是低血糖。你大概没吃早餐。”

“午餐。”梅林说。

卡洛琳眯起眼睛,像是完全想不起来这事儿,她就那么定了大概十秒钟,突然睁大眼睛:“天哪,是的,低血糖,我最近总这样。”

她的视线移到亚瑟,机械地接过他手里的巧克力,又移到梅林,瞬间露出灿烂的笑容:“嗨,艾格米德!你跟上次见面可一点儿没变。”

梅林很假地干笑着。

 “你不觉得这样有点渗人吗?”亚瑟小声在梅林耳边说。

“很快就好了……”梅林要他耐心一点,“再等等。”

卡洛琳撕开包装纸,把巧克力塞到嘴里。

“黑巧克力。劳拉不喜欢黑巧克力。”她嘟囔着,“她喜欢烤香肠……前天还告诉我,游乐园的烤香肠是她吃过最美味的。”

她咀嚼的动作停了下来。

“游乐园……亚瑟,我们是不是一起坐过过山车?”

亚瑟看向梅林,“过山车?”他的眉毛眼睛皱成一团,“她为什么会说‘过山车’?”

“没有吗?”卡洛琳歪着头想了想,“哦,对,因为你和你的前妻一起坐过,所以你不愿意和我一起。”*

亚瑟完全摸不着头脑。

卡洛琳盯着墙壁,有那么一会儿,神智好像飘浮出了她的大脑。

“我一直很好奇……你说你结过婚……你总是露出那种怅然若失的表情……”

“她到底在说什么。”亚瑟掐住梅林的胳膊,把他拉近。

“很明显,改变我的年龄影响了所有和你有关的记忆。”梅林说,“她只是需要整理一下。”

“但是我没和任何人一起坐过过山车。”

“记忆是有可能虚构的,幻想,梦境,凑到一起,她可能搞混了。”

卡洛琳还在自言自语:“你总是这样,仿佛活在过去,活在遗憾里。直到那天……你把他带了回来……那个唯一存在在你过去中的人……”

亚瑟警惕着她下面将要说的话,他有一种不太妙的预感。

“你为他受了伤,却什么都不肯说……你守了他一夜……我看见你们拥抱,然后……然后你就搬了过去……搬到他的公寓里……那两天我见到你的笑容比以前两个月加起来都多……”

“好吧,”梅林说,“我也搞不懂她在想什么了。”

“她在想你。”亚瑟提醒道,“年轻版的你。”

卡洛琳的身体突然一抖,巧克力从她手中掉了下去,砸在地板上。

“亚瑟,”她的眼眶红了,“那就是他,对吗?你的爱人。我就该知道,那不一定是个女人……”

她像终于想通了困惑已久的迷题,双手捂住脸颊,突然哭了起来。

“这可不是我修改的部分。”梅林的声音里包含着一丝惊恐。

“冷静点!”亚瑟向他说。

“卡洛琳?”他又试探着喊。

卡洛琳渐渐停止了抽泣:“对不起,我只是……我只是一时有点激动,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她抹去泪水,忽然站起身来,抓住亚瑟的手:“我为你高兴。”

亚瑟并不高兴。他怀疑记忆修改对卡洛琳的大脑造成了永久的损害,他的手正以一个奇怪的角度被后者紧握着:“不管你们为什么离婚……有什么阻碍……但他是那个让你快乐,让你想念的人。我庆幸你把他找了回来……你一直在找他,我知道……必须承认,这让我有些嫉妒……”卡洛琳晃了晃脑袋,“……但现在……我大概需要再吃块巧克力……”

她眼睛一翻,再度晕了过去,亚瑟眼疾手快地抱住她,和梅林一起把她扶到椅子上,后者目瞪口呆地与亚瑟对望。

“现在怎么办?”亚瑟抓狂道,“你能再改一次她的记忆吗?”

“再改?”梅林说,“一次,一次就已经混乱成现在这样,如果再改,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呢!我告诉过你,修改别人的记忆是很不好的,因为他们自己会重构……”

卡洛琳动了动,她轻轻皱眉,睁开了眼睛,

“你还好吗?”亚瑟立刻蹲下身问,这次是真的非常担心。

“头有点儿晕。”她用手抵住眉心,“我最近经常低血糖,你有巧克力吗?”

她很快发现了自己之前丢掉的那块,困惑地盯着看了看:“你们为什么把咬过的巧克力扔在地上?”

“……别管它了。”亚瑟将它扫开,重新拿了一整块给她。卡洛琳吃下去,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真抱歉,我就记得上楼来,刚进门,一切就黑了。我最近在节食,连劳拉都说我不该这样继续下去。”

亚瑟和梅林面面相觑,劳拉的部分是他们不熟悉的。

“一定吓到你们了。这还是你第一次请我来家里做客呢。”她的表情和语气全都恢复了正常,仿佛之前的卡洛琳终于回来了,并且完全不记得她刚刚已经醒来过一次。她环顾四周,“新生活挺不错,嗯?但你们可以租套更好的公寓。”

“我们……”亚瑟顺着她的话说下去,“喜欢朴素点的生活。”

“我明白,”卡洛琳说,“住在哪儿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又在一起了。”

亚瑟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上起了鸡皮疙瘩,他从眼角看到梅林的脊背突然僵硬。

“说实话,艾格米德,”卡洛琳诚挚地看着梅林,“我对亚瑟有过好感,但那已经,完全地,绝对地,翻篇儿了。”

“呃……”梅林说。

“希望你已经发现,”卡洛琳开玩笑,“和他离婚是个错误的选择。因为有很多人都排着队想得到他呢。”

梅林从喉咙中挤出两声非常干的“哈哈”。亚瑟看出,他正在“和亚瑟离过婚的男人”和“突然变年轻的巫师”中艰难选择人设。

“……没错,”梅林说,“我已经发现,像他这样的白痴千年难遇。”

卡洛琳把他的话当成了调情:“哦,瞧你们。”

亚瑟露出有过之无不及的尴尬笑容,卡洛琳明显接受了那些奇怪的构想,并且把它们千真万确地认做了自己的记忆。他不明白为什么只是改变了梅林的年龄,他们在卡洛琳脑袋里就变成了离过婚的伴侣,但魔法这种东西他从来没真的搞懂过。

卡洛琳站起身来:“我得走了,我们找时间一起吃顿饭,好吗?星期五怎么样,劳拉也很想见亚瑟。”

亚瑟很快答应了,他现在只希望卡洛琳尽快离开这间房。她走到门口:“差点儿忘了,我得通知你,那部新电影,他们推迟了它,所以你的假期延长了。”她笑了笑,“至少你有了很多约会时间。”

亚瑟附和着点头,匆忙把她推到门外,但她又伸进脑袋:“嘿……那个,艾格米德,我能跟你说句话吗?”

梅林表情纠结,很不情愿地,磨磨蹭蹭地走过来,让卡洛琳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悄悄话。

当他们终于关上门,亚瑟背靠着门框大口呼吸。

“永远别再修改别人的记忆了。”他说,“永远别。”

而梅林仍保持着听卡洛琳和他说最后一句话时的表情。

“怎么了?”亚瑟疑惑地拍他的肩,把他从僵硬中唤醒。

梅林转过头来,他的表情让亚瑟深感不妙。

“她告诉我,你曾经对她说——”

“说什么?”

梅林咽了咽口水。

“你想要一个女儿,和我。”



tbc


*时隔太久前文估计大家都不记得了,卡洛琳的虚构记忆是真实过去和她自己想法的混淆,过山车(其实是激流勇进)和亚瑟想要女儿的虚构记忆来源都在第五章。

人总有把自己的记忆合理化的倾向,大脑会自动在各种记忆中建立(也许错误)的逻辑链,并且不断修改记忆的细节。比如卡洛琳为了合理化低血糖的记忆,自动添上了节食和劳拉的观点,而修改梅林的年龄后,她关于亚瑟的整个逻辑链都变了,她现在脑子里有一整个亚梅au小故事呢(x)



评论(2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