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letTrophy

【Merlin】【AM】直至终结-17

第十七章 湖中仙女


一列火车带他们来到曾经被称作阿瓦隆的地方,目光所及之处是一颗颗低矮的小山丘、遥远的森林线和连绵的草地。

亚瑟远眺天空,从公路折向覆满绿意的坡地,青草在他鞋子下发出簌簌声响,梅林跟在他身后,背着挎包,踏着软绵绵的草地大步往太阳倾斜的方向走。

“我们离阿瓦隆岛还有多远?”亚瑟有些无聊地问。他们下火车后已经沿着公路走了大半天,他总觉得这里与那里都没太大区别。

梅林甩着胳膊,步子跨得很大,没几步就赶到他身边:“已经到了。”

“到了?”亚瑟讶异地转过身,阳光为他的发梢披上金晖,“可这地方没有湖。”

“阿瓦隆是远古遗迹,新世纪到来时,它向下沉没,坠入地底,变成平凡人无法到达的另一空间。”梅林说,“它现在就在你脚下。”

公路上,一辆小面包车呼啸着开过去,两台并行的单车慢悠悠跟在后面。这里时不时有行人往来,但没几个会停留,他们对这优美的风景习以为常,或者根本和亚瑟一样,看不出这儿和那儿的区别。

亚瑟低头看了看自己脚踩的这片宽广空地,很难想象一整个阿瓦隆就埋藏在下面。他跺着脚,感受土地的坚实:“那,我要怎么做,钻进地里去?”

“你和我在一起呢。”梅林露出一个调皮的微笑,“我能做的事儿可不少。当然……除了不能变出一个女儿……”

亚瑟告饶地抬起双手:“别提它了。我真的,真的不知道卡洛琳为什么会认为我说过那句话。”

“但,”梅林咧咧嘴角,放缓语速,“你确实想过这件事吧?一个孩子?”

亚瑟张开嘴,在说话前先吸了一口气。

“我认得这个表情,”梅林马上说,“每当你内心深处想着‘是’,可嘴上要说‘没有’,就是这个模样。”

“我没——”亚瑟话到一半,发现自己正在印证梅林的观点。“好吧,”他只好承认,“我想过。”

他的双手插进口袋里,视线投向远处高低起伏的森林线。

“可每当我有这个想法,出现在我脑海里的总是小时候的莫嘉娜。”

梅林惊讶地睁大眼睛:“莫嘉娜?!不是格温?或者……”

“是的。不是任何人,而是莫嘉娜。我想起我们小时候在塔楼里捉迷藏,她躲在瞭望窗的窗沿下,用脚凳把自己挡住。紫色绸裙就压在凳脚下,我装作什么也没发现,悄悄躲到门外,等她松口气,爬出来,再突然进去吓她一跳。”亚瑟说,“每当我想到,如果我有个女儿呢?她也许就会像莫嘉娜。”

梅林沉默不语,凝视着亚瑟的侧影,往事像黄昏的暮霭降落在平野上。

“你并不恨她,对吧。”过了一会儿,他把手轻轻搭在亚瑟的手臂上。

“我不知道。”亚瑟摇摇头,“我总是把后来的莫嘉娜和当年的她分开来回忆,随着时间过去,我越来越少想到前者,而越来越多地想到后者。”

他同时也会想起卡美洛,阳光照射进塔楼,下雨时漏屋顶的水声,草地,庭院,折转的回廊。莫嘉娜第一个离开了它,然后是乌瑟,他们一个接一个,谁也没再回去。他想象中的小女孩往前跑着,她的皮肤苍白,黑发卷曲,眼睛是流动的秋日池水那样的蓝。她从绵延的草地跑向并不存在的城堡,带着好奇,同时有一点犹豫。

他想说,别害怕,去吧,那就是你的家。

继而他忽然发现,那女孩其实也很像梅林。

亚瑟深深呼吸,清凉的空气钻进肺里,让他忽然清醒。他意识到这是许多世纪之后,卡美洛连一块残垣都不曾剩下,而梅林的手正搁在他的手臂上,微微用力。

“嘿,”真正的梅林欢快地说,“其实,我也想象过当你有了孩子之后城堡里的情形。”

亚瑟大笑:“你想过这个?”

“是啊,你和格温结了婚,我自然而然地就会想到……”

“你都想了些什么?”

“国王和王后肯定不会照顾婴儿的,”梅林眯起眼睛回忆,“也许我会偶尔去看护他们……我想你会有两个孩子,一个是金色头发,一个是黑色,他们会在摇篮里打架。格温总是一有时间就到婴儿室来,而你一天抽空看望他们两次。你抱他们的时候会紧张,可你硬着头皮假装熟练,直到他们有一个在你怀里哭起来……”

亚瑟难以置信地伸出手指:“两次?”但他随即想起自己的童年,他记得乳母和仆人的脸确实多过乌瑟。

“他们会熟悉城堡的每个角落,比我们更熟悉。”梅林继续说,“调皮一些的那个会发现地窖里的密室,惹出许多麻烦。如果那时,我们已经解决了魔法的问题……”梅林歪着头往草地上看,“我想,我会在你让他们大哭的时候做点什么。也许他们中的一个会喜欢悬停法术……”

“‘如果我们解决了魔法的问题’。”亚瑟重复道,“如果魔法得到了承认,巫师获得了自由,你所想的却还是留在王宫里当一个男仆?”

梅林想一想:“不然呢?”

亚瑟提出那个最明显的答案:“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法师?”

梅林笑着看他:“最伟大的法师会做什么?”

“我不知道,”亚瑟说,“也许横扫千军……”

他刹住话头,梅林不喜欢战争,他痛恨魔法的这种用途。

“也许赚很多钱?”

他想了想,也否定了这个。

最后他终于想到了:“你可以拯救许多人。”

梅林像被他逗笑。

“可是,亚瑟,”他说,“我连你都没能救成。”

亚瑟哑口:“那不一样……”

梅林眼里的笑意渐渐减淡:“作为一种有形的力量,魔法有它的界限,谁也不能因为拥有一些本领,就随意插手别人的命运。有时候,我以为的拯救实际上是灾难的开始。记得游乐园轮椅上的那个男孩吗?我可以直接换给他一双腿,拯救他的人生。但之后呢?也许命运将向他索取意想不到的代价。更加沉重的代价。以至于有一天,他会宁愿自己从没被治好过。我经历过许多次失败,才渐渐明白这一点。在我的想象里,我会永远留在卡美洛。不仅因为那是我的使命,也因我认为,辅佐一位像你一样的国王,比任何强大的魔法都能够带给人以希望,带给人战胜命运的勇气。”

有人往亚瑟心里倒上了一壶暖洋洋的苦艾酒,他没法形容那种酸胀而热烈的感慨。

梅林又说:“唔,而且我想,光是你一个就够我忙活的了。在卡美洛,我可睡不了几晚好觉。”

“所以你才对他,对那个男孩说,亚瑟王会在每个揭竿而起、决定向命运宣战的人身上复活。你不能用魔法救他,但你想通过我……”

“我只能给他种子,而不是果实。那是我唯一能做的,”梅林说,“当他,而不是我,主动想要打败命运的时候,一些超越魔法的东西就在他心里诞生了。”

“我想那也是一种魔法。”亚瑟说。

梅林睁大眼睛看着他:“什么?”

“魔法,”亚瑟说,“你的一部分。它不仅仅是,你所说的有形的力量。它还有一种……那就像你对于我的意义一样。”

梅林打趣地说:“我对你还有帮着穿衣服之外的意义吗?”

“一种也许不那么明显,但永远存在的东西,任何时候你向周围看,总能在不远处发现它。”

“不远处。”梅林同意道,“很符合一个男仆的身份。”

“我是指我心里。”

梅林惊讶地眨了眨眼,他的目光随即瞟开,手指摸上自己的耳垂。

“那真是……我的……荣幸。”

“我也认得这个表情,”亚瑟交叉起双臂,“你害羞了。”

“我这个年龄的老头子不害羞。”梅林反驳道。

“随你吧。”亚瑟笑眯眯地说。

“好了,”梅林打岔说,“我们得走了,阿瓦隆的门不会长久开启。”

亚瑟仍旧笑眯眯:“听你的,殿下。”

梅林怪异地审视了他一眼:“你有什么毛病?”

“什么毛病,”亚瑟说,“我正在听从你这个年龄的老头子的指引。”

梅林的五官似笑非笑地皱在一起,亚瑟得意地看着。任何时候,他发现,他总是很享受让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梅林站近了点,双手滑进他手里。

“抓紧我。”

亚瑟握到梅林手心里的滚烫,一道柔和的纽带捉住了他,将他们连为一体。梅林的魔法延伸到他身上,他像裹入轻盈、透亮的茧壳,被安稳地保护起来。

大地开始震动,和煦的夕阳从中心裂开,光线碎成好几段,他们脚下的草地忽然绵软如沼泽,泥土在蠕动,吞没他们的鞋子。

“保持呼吸……”梅林说,他的脸是晃动切割的世界中亚瑟唯一看得清楚的事物。

他们向下陷,而大地在上升,泥土堆到亚瑟的膝弯,又到他的胸口,压迫感使他想要屏息,梅林捏了捏他的手,他想起他的话,于是立即吸了口气,这口气一进到他的胸膛,就像添了一记重锤,他的腿弯猛地向下一沉,接着,一切恢复了平静。

他仍站在原地,在草地上,但天空中没有夕阳,天是黎明前的灰白色。空地周围环绕着树木,几步之外,湖水正拍打着岸边的岩石。

梅林的手还在他手里,被他紧紧握着,从湖面上吹来潮湿的冷风,一艘小船远远驶来,穿透薄雾,平缓地停靠到岸边。梅林领着他跨上船。没有人划桨,船自动离岸,滑进漩涡般的迷雾。

船往湖心行驶,渐渐的,回首已看不到岸,他们孤立无援,陷在雾中,亚瑟甚至分不清船是否在移动。

这片苍茫的水面让他感到熟悉,他伸手去触摸冰冷的湖水,就在指尖触碰到湖面时,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的碎片:“……始料未及……命运的尾声……”

一段记忆冲进他的脑海,似乎有人将他推到坚实的土地上。那是什么时候?亚瑟努力回忆着。

船猛地一震,他们已经停靠在一条长长的石道旁,它从湖上一直延伸向那座雾中岛屿。

一个女人的轮廓出现在前方,她快步走来,脸庞在雾里逐渐清晰。

“梅林。”她首先说,咧开嘴笑着,浅褐色的眼睛闪着喜悦的微光。

梅林从船头站起身,惊喜地伸出手臂,和她紧紧拥抱。

“芙蕾雅!”

“你有许久不来阿瓦隆了,”分开之后,芙蕾雅说,“上一次是几个世纪之前?”

她海藻似的长发披在身后,深红色长裙垂在赤足上,含着笑深深望他。

“我……”梅林不好意思地说,“你知道,我几乎快放弃希望了。”

“你的希望年复一年埋葬在湖的深处,你跟着它一起沉没,但现在,我看见你又浮了起来。”

芙蕾雅的目光转向了亚瑟:“你好,亚瑟,我们见过面。”

她的声音让亚瑟猛地想了起来:“是你!”他激动地说,“有个女人喊着我的名字,把我推到岸边,那是你!”

“那是我,我将你送去人间。”芙蕾雅微微惊讶,“你竟然记得?”

“我本来不记得,是这个地方让那段回忆重新出现,”亚瑟说。

“你在湖中沉睡,希德最终治好了你伤口里的魔咒,可惜他们来不及治愈你的外伤。我将你送走,一路喊着你的名字,希望能将你唤醒,让你活下去。”

“谢谢,”亚瑟说,“我记得你的声音,它给了我很大的安慰。”

“为什么来不及治愈他的外伤?”梅林问。

“你应该发现了,阿瓦隆已和从前大不相同。”芙蕾雅的视线落进湖上的迷雾,“这也是希德将亚瑟找回来的原因。”

“他们会请他帮什么忙?”

“我不能说,”芙蕾雅摇了摇头,“希德是岛屿的绝对统治者,我无法告诉你他们不让我说的秘密。”

梅林不安的目光投向亚瑟。

“无论是什么,去了就知道了。”亚瑟安慰地捏了捏他的肩膀,从小船迈步到石道上。梅林并没有跟着上来,亚瑟奇怪地转过身去。

“我不能上去,”梅林说,“阿瓦隆是永生的希德的国度,我无法踏入。”

亚瑟看着芙蕾雅,后者点了点头:“梅林只能留在船上。”

亚瑟向石道的另一头看去,雾中朦胧地显现出阿瓦隆由巨石建筑的大门。

“那么,你在这等我。”他深吸了一口气,胸膛里充满了冰凉潮湿的空气。

“跟我来吧。”芙蕾雅说。

亚瑟跟随湖中仙女的指引,向大门走去,石道上响着他孤独、清脆的脚步声,过了一会儿,他从迷雾中回头,梅林正在船上远远目送着他。



tbc



评论(1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