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letTrophy

【Merlin】【AM】直至终结-18

第十八章 阿瓦隆之心


危塔般的巨石鳞次栉比,耸立在浓雾中。

这是一片放大了数倍的巨石阵,暗绿色的草地上,一层层环绕套叠的圆圈高低参差,围住中央那纪念碑似的高柱。

亚瑟跟随芙蕾雅向深处走,穿过次第的古道、阶梯、石门,雾气渐渐从苍白转为瞑晦。抬头望去,数层楼高的巨石顶端陷在浑浊的昏暗里,发白的石头和笼罩整个阿瓦隆岛的阴霾形成鲜明对比,像远古巨兽森森的骨头。

芙蕾雅走在左前方,赤足不发出声响,深红色的裙摆飘荡在仿若尘封许久的地面上。巨石之间宽阔的草地一片死寂,没有生灵,没有动物,也见不到希德族人,偶尔出现的树木静止不动,枝叶在浓雾中显得阴森。芙蕾雅注意到亚瑟四处移动的视线,告诉他阿瓦隆是永恒青春之地,这里曾经阳光明媚,草木茂盛。

难以想象所谓的“阳光明媚”,亚瑟的手指摸过凹凸不平的石壁,触感湿滑冰冷,他的指腹沾上了从顶端流下的液体,有股苦涩的腥味。在石头背侧,墨绿色的青苔肆意生长,连成一片,像一幅怪异的图画。

“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这样?”他不禁问道。

“这与魔法的衰落有关,”芙蕾雅告诉他,“当希德族的魔力不足以掌控整个岛屿时,它的气候便逐渐崩溃。那时你还沉睡在湖中。湖水日益冰冷,无法再保存你的身体,我们只好让你在还未痊愈时离开。”

“魔法的衰落。我听说了。”亚瑟说,“梅林告诉我世界上已没有巫师。我跟他去过水晶洞,那些石头黑了许多。”

“历史上,魔法也曾衰落过,它就像潮水,有时兴盛,有时退去,只是连希德也受到影响,这还是第一次。”

亚瑟点了点头:“你在阿瓦隆岛上待了很久吗?当我被梅林送到阿瓦隆来的时候,你就一直在?”

“我通常在湖里,”芙蕾雅说,“是我安顿了你的身体,在湖心最深处。”她浅褐色的眼睛向亚瑟看来,“那时,梅林每隔几个月就要回到湖边,尝试呼唤你的灵魂,想再见你一面,但你从未回应过他。后来,他来得越来越少,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他才又出现,不再试图呼唤你,只是站在岸边,凝视着湖水。阿瓦隆沉没之后,他几乎不再来。我想他也许会从人间路过,知道你正躺在他脚下的某处。”

“我如何能在湖底睡了一千多年,而自己毫无察觉?”亚瑟问,“当我从医院醒来,感觉就好像才刚刚离开卡美洛。”

“在阿瓦隆,时间的概念很模糊,只有当靠近水面,才能觉察到它在流逝。在你沉睡的湖心,它几乎就是静止的。”

“所以我与梅林就好像在时间的两端。”

芙蕾雅点点头,停住了脚步。他们已经走到最后一圈巨石旁,她抬起手,指给亚瑟看到:“再往里,就是最古老的种石。只有希德族的长老能靠近它。但今天他邀请你过去。”

她不再向前,圆润饱满的双颊鼓起,绽出微笑:“你也许不记得,其实早在你来阿瓦隆之前,我们就见过面。”

“我只记得你的声音。”亚瑟说,“但我没在什么地方见过你的脸。”

“那是许多许多个世纪以前,”芙蕾雅柔和地回忆道,“我身上还带着一种唯有死亡才能解除的诅咒。你认不出我,因为在大部分人眼中,我只是个怪物。”

亚瑟以为这是她夸张的修辞。即使阿瓦隆沉重的阴霾让所有事物都显得阴郁,眼前的女孩也依旧如同这片阴郁中开放的唯一的花。

“怪物这个词很难与你联系到一起。”他说。

“我确实曾是个可怖的、丑陋的怪物,不仅相貌诡异,每到夜晚,我还必须靠吸食人血才能活下去。”芙蕾雅说,清澈单纯的眸子里闪现出某种美好记忆才能唤起的微光,“只有梅林能看见我真实的样子,他救了我,送给我一生中最珍贵的礼物。而我发誓将报答他的恩情。”

“我对这一切知之甚少……”亚瑟甚至不知道这是哪一年发生的事,“我对,很多事情都知之甚少。”

芙蕾雅的手——不是活人那样的温度,但仍然柔软——伸过来握住了他的:“我经历过被视作异类的煎熬,我更了解身不由己犯下错误的痛苦。亚瑟,我是阿瓦隆的一部分,有些秘密我不能说,但请你记住我的话:命运的尾声一旦开启,能终结它的只有真正的勇者。”

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握着他的手紧紧用力,接着,不管他是否疑惑,她已转身离去,消失在参差的巨石和浓雾之后。

芙蕾雅的话沉甸甸地坠进亚瑟心里,他独自往种石走去,这地方空旷、寂静,他不知道那所谓希德族的长老在哪儿,他想到的是独自等在湖面小船上的梅林,想到他抱着那老旧的挎包,呆坐在船上的样子。

什么是命运的尾声?什么是真正的勇者?谁的命运?他的,还是梅林的?

阿瓦隆的阴霾给一切都笼上沉重的阴影。曾经的永恒青春之地,现在已变得像末日废墟。亚瑟有一种感觉,仿佛他和梅林始终都在无边无际、迷雾苍茫的湖面上飘荡着。

他走到种石旁,那石头大约有三米高,呈铁矿石般的灰黑色,上窄下宽,顶部是拱形的弧线。他伸出手拍了拍,种石发出低沉的钟鸣声,绵延不绝,声浪向四方扩散,在巨石阵里激起共鸣,一时间,就像许多信徒在共唱圣歌。

亚瑟缩回手,他不该乱动这石头的——如果梅林在就好了,他会告诉他别做哪些愚蠢的事。

随着回声渐弱,种石上出现了火红色的裂纹,仿佛有明亮的熔岩正在它内部流淌,那裂纹闪亮了片刻,才悠悠熄灭。

亚瑟正怀疑自己触碰了阿瓦隆岛上古老的机关,一团蓝色光点速度极快地窜到他眼前,它左左右右绕着他的头飞舞,呲溜一下,又一下,窜到种石上方,忽然慢下来,形体开始胀大。不一会儿,亚瑟已能看清,那是个有三对翅膀的蓝色皮肤的精灵,脸上生着许多长须,牙齿尖利,拿着法杖,身披像个麻口袋似的的褐色长袍。

“亚瑟·彭德拉根,触摸种石是不被允许的,你只有一次被原谅的机会。”希德族长老从高处俯视他,“我已经听闻了你的粗鲁,我的使者说你对他态度恶劣。”

“我很抱歉。”亚瑟赶快说,“那是我一个人的错。”

希德长老定定地凝视了他一会儿,亚瑟发现他连眼白都是蓝色。这精灵与人类五官相似,亚瑟能读懂他表情里的沉思。

他们相对默默,迷雾也在他们周围沉默,最终亚瑟决定说些什么来打破它。

“我应该向你致以谢意,希德族的长老。”他说,“如果不是你们慷慨帮助,我已死去多年。”

“治愈你的不是我们,亚瑟·彭德拉根。”长老说,“治愈你的是阿瓦隆之心。”

他抬起法杖,敲了敲下方那块种石:“就是它。”

“一块石头?”

“不是外壳本身,是埋藏在石头内部的力量。它是整个阿瓦隆岛屿的起源。”

长老举起他的法杖,对准种石,一道电光链接起了石顶与法杖尖端。石头忽然整颗亮了起来,火红色的光冲出裂痕,冲破阿瓦隆的浓雾和阴霾,在穹顶似的灰色天空中蔓延,燃起一片耀眼的红海。亚瑟从中感受到震撼,好像它也照亮了他内心的一角。

“曾经,它的光芒足以点亮整个岛屿,甚至整个湖泊。”长老说,“那是希德的法力最为强盛的时期。而现在,它的力量在一天天减少。”

长老撤回法杖,种石随即熄灭了。他从高处降落到和亚瑟眼睛齐平的位置,翅膀在身后振动。

“阿瓦隆之心镇守着魔法的平衡,因为它,魔法才能稳定地存在于人间,阿瓦隆才得以恒久地享有安宁。但正如你看到的,它正在衰弱。有一天,它会完全黯淡,那时,魔法世界将会崩溃,阿瓦隆将会覆灭,而魔法的秩序会从此混乱。”

“——‘从此混乱’?”即使亚瑟对魔法一知半解,他也明白丢失秩序往往将带来可怕的后果。

“‘从此混乱’。”长老又向亚瑟飞近了些,几乎停在他鼻子前,“失控、爆发、极端的灾难。这样的未来离我们也许一个世纪,也许只有一天。”

“魔法世界也会有这样的劫难,”亚瑟难以置信地说,“曾经,只有它给别人带来恐惧和伤害,它自己似乎是无坚不摧的。”

“魔法本应无坚不摧,除非某种原因使它虚弱。”

长老退后到一米开外,用法杖指着亚瑟。

“亚瑟·彭德拉根,阿瓦隆之心就是希德要请你帮助的地方。它拯救过你,在一千多年里守护着你,现在,是它需要你的时候了。”

“我很愿意帮忙,”亚瑟说,“我愿意报答阿瓦隆的庇护。但是我不懂魔法,不久之前,我甚至是一个反对魔法的人。也许你找梅林会更有希望——他就在外面的湖上。”

“不,”长老说,“必须是你。不是梅林,也不是我们希德,只能是你。”

“为什么?”

“因为那是命运的启示。”

亚瑟疑惑不解,又是命运,这个词似乎要和他黏在一起了。命运因何启示他会拯救阿瓦隆?难道这就是芙蕾雅所说的尾声?

“过来,”长老招手,“让我指给你看未来的碎片。”

亚瑟踌躇了片刻,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过去,但是,最终,一股莫名的责任感取代了犹豫,他跟着希德长老来到种石背面。

法杖轻轻挥动,灰黑色巨石平滑如镜的表面漾起水波,接着,其中闪现出破碎的画面。

——黑色浓云在伦敦的天空上聚集,扭转,形成宽达数里的漩涡,漩涡中央是一片深不可测的黑洞,它吞吐着可怖的长舌似的烟雾,仿佛要将整座城市吸入腹中。

——行人惊恐的表情,萧条的商户,一阵狂风卷起散落的旧报纸,拍打在紧闭的玻璃门上。 

——波光粼粼的水面,金色的反光非常刺眼。

——夜空中遥远的星辰。

——一颗透明的淡蓝色石头,在模糊的冰层后闪烁。

——震动的视野和坍塌的墙。一张熟悉的脸——

“梅林!”亚瑟脱口而出。

梅林躺在碎石之中,痛苦地蜷缩,有什么东西正狠狠地、剧烈地折磨着他……

画面突然消失,未来碎片的最后一个镜头,是梅林喘息着睁开眼睛,透过那无形的画面,他的目光落到了亚瑟身上。

亚瑟退后一步,耳朵里有一根血管在尖锐跳动,激烈的撞击使他大脑轰鸣,几乎要震破他的鼓膜。

“那是什么意思……”他想抓住希德长老质问,“梅林——他怎么了——为什么城市上空会出现诡异的漩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再次回想,在那一闪而过的画面里,伦敦天空中漩涡的形状正像是一个倒过来的巨石阵,像是阿瓦隆的反射,一个黑暗的阿瓦隆……

“恐怕那就是阿瓦隆之心熄灭后的图景。”长老缓慢地说,“阿瓦隆和人间的分隔将被打破……”

“梅林也是因为崩溃的魔法而遭受折磨?”

长老静默不答。

“你说那是未来!”亚瑟说,“所以它会发生,对吗?”

“它会发生,”长老说,“但未来碎片的顺序是混乱的,内容是片面的,也许它是一切的开始,但它也可以是终止。”

“如何让它终止?”亚瑟厉声问。

“这世界上有另一块石头可以代替阿瓦隆之心,如果能取得它,魔法的平衡就将恢复,灾难会结束,秩序会重归,繁荣将再度降临在湖泊和岛屿。”

亚瑟抑制住自己急促的呼吸,他捂着额头,踱开几步,由最开始思考到终结。

“我可以去找到那块石头,”他说,“我可以修复阿瓦隆之心,然后终止这一切。”

“你不必费心寻找,那块石头就封存在昔日的渔人王国废墟。”长老说,“千年以来,它一直都在那儿。你只需要将它取出来。”

他飞到亚瑟面前,张开手臂,向这位永恒之王行了个礼。亚瑟抬起头,希德长老对他露出微笑,在蓝色皮肤和尖牙的映衬下,这笑容颇为古怪。

“它曾是古教的命运法杖。”



tbc




评论(9)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