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letTrophy

【Merlin】【AM】直至终结-20

第二十章 第三个人


他们在黑暗的公路上并肩往回走着,沿着高大的灌木丛,了了的虫声在茂密的叶片里起伏。山丘下有几排高低错落的灯光,应该是他们来时曾路过的旅馆和商店。

“……仍然是个蠢主意。你只能期盼渔人王国和千年之前相比没怎么变,就算那样也非常危险。”

“我知道。险恶之地,遍布沼泽和瘴疠,你说了很多次。我当时甚至连张清晰的地图都没有,依然一个人闯了进去。”

“需要我提醒吗,也许你进去时是一个人,但出来时是三个。”

“梅林,我已经了解了你对命运法杖的看法。你算是亲自立下誓言将它永远封存。要你去破坏誓言,对你来说很不公平。”

“哦,所以你要赤手空拳挑战我设下的陷阱,试图打败我的魔法?”

“我并不想要求你——”

“你不用要求,你知道我一定会跟你去。”

梅林的肩膀在他稍后一点的位置,他很少走到他前面,这是作为仆从日积月累的旧习惯。亚瑟似乎能闻到他的衣服上沾着冷雾和青草的气息。他停下脚步,侧头望向他,梅林盯着脚尖前方的地面在思考,感觉到他的视线,便立刻抬起头来,在黑暗里,他的眼睛像两颗微弱的星辰。

“怎么——路太黑了吗?”他望望四周,“警察还在附近,最好先别用魔法。”

“我看得清楚。”亚瑟没好气地说,“你把自己当成点灯开关吗?”

“是‘电灯开关’。那个词。”梅林提醒,“你还是发不准,对吧。我应该给你的脑壳里照点亮。”

“管它呢。”亚瑟轻轻咕哝道。

“我说过,我想你也没忘记。”梅林固执地继续着刚才的话题,“我的魔法只为你一个人使用。无论是去古教夺取卡兰里圣石,还是依照你的决定把它取出来。别告诉我希德人要求这件事你要单独完成,如果他们真这样说,那我更得跟你去。”

“他们确实提到,”亚瑟强调,“‘必须是你。不是梅林,也不是我们希德,只能是你’。”

“那就把我当成‘你’的一部分。”梅林坚决地、不耐烦地反驳。

“……呃,唔。”亚瑟笑了,认同道,“你确实是。”

梅林一时噎住,夜色掩护了他的表情,尤其淡化了他颧骨上皮肤晕起的颜色。

“嘿,”亚瑟握住他的胳膊,“要求你同意我的决定已经违背了你的初衷。你不必因为对我的忠诚,放弃先前的誓言。想赢得命运法杖,我应该去渔人王国正大光明地挑战,而非借助你来作弊。”

梅林摇头:“你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很久以前就是如此。我可以和你一起去挑战。那儿还有其他德鲁伊祭司留下的魔咒。”

他奉上的这种决心亚瑟并非是初次拥有,无数次,梅林说,你还有我呢。我会和你一起。我会在你身边。我不希望你觉得孤独。无数次,亚瑟并不真正了解他的意思,他总以为梅林是个笨拙的连拾柴都慢吞吞的人,只是恰巧他生的火比任何人都更亮。

但那怎么可能是恰巧。

他走近些,仿佛想将梅林看得更清楚。他的心跳缓慢。缓慢,但是强烈。

梅林皱着眉头,他眉眼间刻上的担忧自阿瓦隆湖边就没再消解过。迎着他的目光,亚瑟向前轻轻碰了他的嘴唇。

梅林有些惊诧,随即给了他一个安慰的触碰,有些仓促,确凿而温柔。

他不知道在今天之前梅林有没有想过吻他(思考这个问题十分诡异),他们从没这么做过,偏偏见鬼地如此熟悉和默契。也许它一直安静地藏在一帘尘封的帷幕后,等着被揭开,也许它早就镌刻在命运之中,等待着被完成。

“你为我做的已经太多了。”亚瑟说。

我也必须为你,为魔法做点什么。他想着。

梅林却说:“如果我做的够多,你现在应该在新世纪拥有快乐、宁静的生活,而不是再一次以身赴险……”

“拜托。”亚瑟夸张地大笑一声,“‘快乐宁静的生活’,还有比那更无聊的事吗?”

他们渐渐走到山丘下,一排连绵的楼房前,依照招牌辨认出了一间家庭旅馆。过了几分钟,经营这间旅馆的胖先生才呵欠连连地出现,不耐烦地告诉他们现在是凌晨两点半,然后丢来一份表格,填完之后便摘下钥匙,打发他们上楼。

“你先去,”梅林将挎包卸下推给亚瑟,“我得……”后半句话随着他鬼祟的背影一起消失在楼梯后。亚瑟等了等,他仍没回来,只好独自爬上三楼。剧组里与人共事的几个月并没有浪费,他也许发不准那些奇怪的单词,可至少学会了用电子钥匙。

这栋房子住满了客人,他们只分到走廊尽头一个很小的房间。两张木床铺着整洁的灰白格纹床单,并排挤在墙壁和窗户间,空隙窄得只能塞下一条腿。

亚瑟正四处检查,掀开被单,抖动窗帘,梅林悄悄闪进门来,怀里捧着一个大托盘——上面是一大块看起来很硬的面包,发白的冷火腿,干瘪的熏肉,还算新鲜的蔬果,还有几瓶调料。

亚瑟差点以为这些东西是魔法变出来的——如果是,那肯定是个极失败的咒语。他看着梅林把盘子稳稳托在胸前,用脚勾上门,就好像无数次在他的寝室里做的那样,只不过现在动作更灵活了。

“嘘!”法师压低声音,“我从厨房里来……没有灯,只能拿些显眼的。”

他费力地把托盘端到靠窗的小方桌上,亚瑟赶紧拂开欢迎卡、有线电话和码着蜡烛的盒子,空出位置来让他搁下。

“我忘了,我们从上午就没再吃东西。”亚瑟说。他完全感觉不到饥饿,他的胃已经被希德长老枯燥的声音和种石里的景象填满,它们沉甸甸地坠在那儿,不肯消失。

梅林甩甩酸痛的手腕,端起水壶向两只杯子里倒水:“湖上的冷风让我的肚子叫地很厉害。有时它会提醒我我拥有一个并不年轻的胃……你不来点吗?”

亚瑟盯着盘里的食物,提不起一点食欲。他挑了挑,拈起一片冷火腿丢进嘴里。只嚼了两下,脸上的表情就变得像便秘广告那么难看。如果在以前,他会立即把这玩意儿吐出来,现在他学会了忍耐,他只是在尝出更多味道之前吞了下去。

梅林的手指悬在半空,看到亚瑟的表情,默默缩了回去。

“它尝起来像隔夜的呕吐物。”亚瑟说,感觉到那股子冷掉的油腻和胃里的其他东西搅在一起,“也许好一点,但是没差别。”

“就好像你吃过隔夜的呕吐物一样。”梅林不相信地说。

“我吃过老鼠。”亚瑟有气无力地说,“算了,我并不饿。”

他端起自己的那杯水,含了一口,向浴室走去。

梅林困扰地抓了抓下巴,“也许我们能改进。”

他抱起胳膊思索着。亚瑟对着镜子用力地漱着口。

“哦——”突然他听见梅林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我知道了。”

亚瑟皱着眉探出脑袋,正巧看见火腿和熏肉纷纷从盘子里跳起来,像等待检阅的士兵在空中排成一列,一个接一个被魔法带领着来到梅林面前。法师的食指一摇一摆,如同指挥乐队,它们轻巧地翻转,褪去苍白和干瘪,被刷上一层发亮的薄釉,色泽明显地诱人起来。过了一会儿,看不见的烤炉里已经传来肉类滋滋冒着油、纹理绽开的细小的噼啪声。

面包蹭蹭蹭蹭,排在肉类后面,自动切成片,窜进无形烤炉的另一个烤箱中。火苗快速地、拨动琴弦一样从边缘滑过,让面包鼓起微微烤焦的皮,谷物的香味一下子充溢在房间里。

生菜把自己撕成两半,又两半,直到摆成整整齐齐的条形。葡萄像参加舞会一样快速脱掉外套,跳进杯子里旋转。

调料瓶最后飘上空中,胡椒和盐,一点肉桂,黑色和棕红色的粉末细细地洒在熏肉和面包表面,形成波浪似的花纹。

所有食物都啪嗒啪嗒掉落在盘子里,整整齐齐,伴随着热腾腾的香味。

“至少是热的。”梅林满意地拍了拍手,转过头来对着亚瑟,“用晚餐吗,陛下?”


***



亚瑟坐在卡美洛的书桌前,读着一份冗长的演讲稿,倦意像海浪拍打他的脑门。城堡里静悄悄的……奇怪,为什么他听不到训练场上骑士们的笑声?还有,梅林去哪儿了?他需要梅林来把下面的五页纸精简成三页……

正在这时,门开了。一只托盘悬空飘了进来,盛着油滋滋、肥嫩嫩、焦脆金黄的香草烤鸡。鸡脚骨上系着细绳,从盘子边缘垂下一张小羊皮纸:“用晚餐吗,陛下?”它飘到他面前,安静地等待着。

亚瑟高兴地扔下羽毛笔,正要伸手去抓,烤鸡忽然变成了黑色的阿瓦隆,一圈圈白森森的巨石迅速旋转,中央是一片惨淡的伦敦城,有人在尖叫、哭泣,他听不清他们在叫什么,好不容易听清楚一句,却像是卡洛琳在哭诉他不该离婚。画面拉近,桥洞下的那个老人,加里,他的脸浮现出来,枯朽地可怕。他指责亚瑟给他的面包太硬太难吃,不配得到他的礼物,他拿出那个小玻璃瓶,里面居然装着阿瓦隆之心。加里将它狠狠扔在地上摔碎,碎片凌乱地闪着光,突然放大好几倍,变得像砸落的砖瓦。梅林出现在其中,他不知怎么跌倒了,透明的利刃扎进了他的皮肤,“不吃点东西吗?”他说,用杯子盛了自己的血,送到亚瑟唇边……

亚瑟从梦中惊醒,额上一片冰凉。房间里仍然黑着,离黎明还远,荒谬的梦压在胸口,让他的心跳得飞快。

他在旅馆的床上翻了个身,对上一双安静睁着的眼睛。

“你做噩梦了。”梅林在他旁边的那张床上说。

亚瑟尝试用干哑的喉咙说话,深重的呼吸淤积在胸口,“你还醒着……”他说,“你还在想命运法杖的事?”

“不。”梅林说,“没有。”

“我知道你在想。”亚瑟闭上眼睛,额头仍然汗涔涔的,噩梦的残影还留在黑暗里。

“我想的不只命运法杖……”梅林的声音里一点困意也没有,他可能已经这样侧身躺着很久,“我想了很多。”

他沉默了一会儿,这沉默和亚瑟的梦影搅在一起:“我知道魔法正在衰老,我看不见它的终点。魔法和世间万物一样,也有自己的轨迹,也有它的命运。如果可以,我真的不希望你牵涉进其中。但我有一种感觉……感觉这就是你回来的原因。”

亚瑟的心跳渐渐减缓,他将噩梦赶到暂时触不到的角落里,睁开眼望着梅林黑暗中的轮廓,听他的呼吸。

“梅林,”亚瑟说,更像是在安慰自己,“这不过是一个任务。从前我们一起去森林和山谷,去偏远的村落,无论多远,或多危险,最终总会回到卡美洛,回到城堡里。这次也是一样,我拿到法杖,交给希德人,然后我们就能回去。”

“回哪儿?”

“也许伦敦,我不知道。”亚瑟的思绪卡住,他对新世界的了解非常之少,“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每个地方对我都一样。”梅林淡淡地说,“都不值得久留。”

亚瑟的神思飘向卡美洛,他想起自己旧时一个可笑的愿望来。

“我曾经梦想过,”他说,“离开卡美洛,走得远远的,去没人认识我的地方……”接着他忽然意识到这一点已经实现,“……当个农夫。”

他将手枕在脑袋下,“买块地,建栋房子,再养几只狗。”他的声音变轻,像飘拂的夜风,“也许……你愿意和我一起?”

梅林有好一会儿没有回答,亚瑟以为他觉得这个提议糟透了。

“要有片湖。”但左边突然传来声音。“也许群山环绕……夏天来临时,能够骑着马在湖边跑。”

亚瑟微笑起来。

“好,”他说,“就按你说的。”

接着又补充:“你必须改善你那糟糕的骑术。”

他听见梅林笑了,声音闷闷地,更接近咳嗽。

“你也必须自己干活,打理你的农场。”他严肃地说。

“为什么?”亚瑟失望地说,“既然你有魔法……”

“我已经一千多岁了!”梅林翻过身,把后背朝向他,“你不能要求这么一个老头子下地翻土。”

亚瑟翻了个白眼,“老头子。唠叨起来也没见你少点力气。”

“?”梅林回头瞪他。

“耳朵也一点不差。”

“总好过年纪轻轻就大脑迟钝。”梅林回敬道。

最后他们都睡着了,亚瑟不知道谁更快。到第二天上午,他们都获得了四五个小时的睡眠。

简单洗漱,换了身衣服之后,他用抽屉里找到的信纸画了一幅地图,记录回忆中的渔人王国。他对钢笔不是很习惯,最初在医院,他被迫用它们签名时不仅写的是过时的花体字,还是很丑的、几乎辨认不清的花体字。“先生,请写英文。”护士们用忍耐的口吻说。他的笔在纸上停留太久,留下许多墨水团子,“我们不支持阿拉伯语。”

梅林在整理挎包。他那只包十分神奇,亚瑟怀疑他是用了魔法,才在最小的空间塞满了最多的行李。

“找到了……”梅林说,“给。”

他扔过来一个小东西,亚瑟一把接住,那是加里给他的玻璃瓶子,他将它绕上细绳,贴身挂到脖子上,塞进衣服里面。在昨夜的噩梦后,亚瑟直觉自己应该这么做。

梅林已经告诉他,渔人王国和阿瓦隆一样,也在世纪之交沉没于地底,但他也不知道那儿现在是什么样,他已经许多个世纪没再去过。

亚瑟将命运法杖在塔楼里的位置圈了出来。

“路上一定有不少障碍。”他的笔尖滑过所有可能的道路,将每一处最容易忽视的地方都做上记号。

“坦白说,”梅林拉紧挎包的背带,“决定封存它的时候,我们所布置的一切都是为了永远不再有人能把它取出来。所以,那儿的确有很多九死一生的陷阱。”

亚瑟停下笔,抬头望着他。梅林走来,将钢笔从他手中抽走。

“在这儿,”他干脆地在图上勾出地标,“这儿,还有这儿……克莉奥娜,德雷克和我,我们约定好,为了以防万一,陷阱互不相通,每个人都不知道其他两人布置了什么咒语。”

“你们有三个人,”亚瑟说,“还有更多吗?”

“只有三个。在渔人王国,魔法与三这个数字紧密相连。”

“上次我们也是三个人。”亚瑟思考着,“是不是必须有第三个人……”

“我想两个也能勉强凑数。”梅林说。

“我不想冒险,”亚瑟说,“这次要考虑清楚,越稳妥越好。如果三是过关要求的数字,我们就得满足。”

梅林沉默着思索。

“——那个来找我们的希德信使!”亚瑟突然想到,“他说他是从湖底被唤醒的。希德能做这件事,唤醒死去的人,我可以要求他们派一个人给我。”

“那是黑魔法,”梅林说,“把尸体从湖里捞起来变成傀儡。”

“可那男孩不是傀儡,”亚瑟说,“他看起来就是他自己。你忘了他怎么对你发脾气的?”

“他是……是个例外。我想他不仅被召回肉身,同时也被召回了灵魂,通过魔法,他就如活人般短暂地回到人间。德鲁伊的身体和灵魂都在阿瓦隆,希德的法术又非常强大,才能做到这一点。”梅林说,“仅仅是送个信,那男孩就已经非常不情愿,何况是跟我们去——也许再死一次?”

“你说的有道理。”亚瑟说,“但也许别人会愿意冒这个险。”

梅林盯着他的眼睛:“我们决不能带上无法彻底信任的人。尤其是一个希德派来的人。”

亚瑟扔掉笔,困扰地抓了抓头发:“如果芙蕾雅能从湖里出来就好了……”

梅林紧抿着唇,下巴随着思绪微微移动。

“等等……你提醒了我。也许我们该再去问问她。”


tbc


*食物魔法参考了梅林传奇官方小说《迷宫考验》和电影《神奇动物在哪里》


大脑里塞了很多事以至于对着屏幕发呆一小时都写不出半个字。结果手抖把存档也删了。不信这个邪,硬是要补回来



评论(1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