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letTrophy

【Gramander】君子之交

弃权声明:人物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第一章

 

1

 

美国魔法国会 

魔法安全部 

最高行政办公室 

 

帕西瓦尔·格雷夫斯先生 

 

私人信件 

 

1922年7月 

 

格雷夫斯长官: 

 

很荣幸收到您的来信。我得承认我有些意外。不是因为您的一长串头衔,而是因为您的国度里人们对待非人生物的普遍态度——昨天我刚从报纸上得知,美国在《神奇生物管理办法》中增加了“当危险达到二级时可予无理由咒杀”这一条目——请原谅,我并无冒犯之意,我只是好奇,是什么令您写信给我,问起如何“更合适”地处理一只囊毒豹,而没有直接将其咒杀(单为这一点,我便想对您说谢谢)。 

我想,我可以在这件事上提供一些帮助,给您一些建议。但愿它们能间接地帮到那只处于危险之中的生物,解决它无心带来的麻烦。 

您在来信中提到,因为某些原因,一只本该生活在广袤非洲草原上的囊毒豹,现在正在美国西部的村庄里横冲直撞,导致近一百人感染疾病(数量肯定还在继续增多),而十二个富有经验的傲罗没能终止这场灾难。对此,我的建议是尽快封闭村庄,转移并隔离病人,撤回那些富有攻击性的强悍傲罗,换成三个气质较温和的巫师,让他们带上有香气的非洲矮棘花——它对囊毒豹有极强的安抚和镇静效果——去接近那只猛兽。如果你们能找到球遁鸟,请一并带去,让其吸引囊毒豹的注意。当这只生物从对陌生环境的恐慌中平静下来时,您的傲罗会发现他愿意亲自走进——我不知道你们准备的是什么,也许是一只笼子,但我更建议准备一片模仿中古时期地质的平原,这能使他得到长久的安全感。在我对囊毒豹习性和喜好的研究中,我发现其危害程度与烦躁的心情有极高的相关性,当你试图攻击它时,会发现即使五十个厉害的巫师同时出击,也不可能占到上风,但是如果令它感到安全、平静、满足,并允许其他生物(比如球遁鸟)陪伴,它本身对令人类感染疾病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兴趣。① 

对于囊毒豹造成的流行疾病,我深感抱歉。木瑾草药剂可以妥善地治疗那些正在遭受痛苦的人;幸运的是,有些麻瓜医院应用他们最新的药剂,也可以在数周之内治愈患者。在捕捉到囊毒豹之后,你们可以施展几个简单的咒语,抑制他打呵欠时释放的少量毒气。最后,但愿你们已经找到了那个造成混乱的走私商(否则就是更危险的人物),但愿他手上没有别的动物。

真希望我已将情况解释地足够清楚,我不擅长在谈到这些生物时精简内容,所以每次修订我的手稿都是一次新的锻炼。

您也许是从我哥哥处得知了我的地址,再次对您在这种情况下的来信表示感谢。普通的猫头鹰通常难以第二次找到我,如果还需要任何帮助——或需要再写信,接下来的五个月我会在澳大利亚。 

 

祝您安好,

 

您真诚的, 

纽特·斯卡曼德 

 

另:你们会把

另外,我想冒昧地请问,MACUSA是否能将那只囊毒豹送回非洲?我想这样对他最好。无论他是怎么被迫进入美国的,他应该有重返故乡的权利。 

 

您的, 

纽特·斯卡曼徳 

 

2

 

纽特·斯卡曼德走下轮船,在美利坚蔚蓝的晴空下,他身后白色的邮轮显得更加巨大,甲板和栏杆反射着阳光。他的皮靴子踏在木板搭就的宽阔斜坡上,发出一位谨慎而好奇的游客特有的声响,带着行李的旅客从他身旁匆忙经过,一有接触他便赶忙避让到一旁,几乎显得太过礼貌。一只棕色的旧箱子在他手中稳稳提着,箱子的搭扣偶尔发出轻微响动。

“一切都会很顺利的。”像是对箱子的情绪有所感应,他说着抱起它,一边走下斜坡一边轻轻拍了拍,“别担心,弗兰克。”

码头十分拥挤,容留着各种各样的旅客,纽特小声说着“不好意思”,瘦长的身躯不怎么灵活地穿过一群群挤在一起的人,走向入境检察员的桌子。

“证件,先生。请把行李也放上来。” 

检查员平板地说,懒洋洋地打量着年轻人那略显局促的姿态、低垂的眼睛、和他那头微微蓬乱的姜黄色头发,“第一次来美国,嗯?”

“呃,是的。”纽特笑了笑,刚接触到检查员的目光,又赶忙移开视线,双手把他的箱子转了个方向,安放在两人之间。“咔嗒”一声,搭扣打开,检查员掀起箱盖,露出几件衣服、一条围巾、一块怀表、还有一封信,平整地压在怀表下方。如果说这里面有什么特别的,那就只能是这信封了——上面的字迹是用奇怪的深紫色墨水写成的,有一种天鹅绒似的,与普通墨迹大不相同的质感。

 

法国尼斯旅馆 

三楼

走廊尽头的房间 

纽特·斯卡曼德 

 

检查员不禁注意到,这些字写得很是潇洒漂亮。然而他还从没有见过这样写地址的。他不懂这种墨水是不是一种新潮流。他抬起头,疑问地看了看对面的年轻人,可那青年正望着右边某处,似乎对地上的一块水渍很感兴趣。 

“好吧。”检查员放弃了思考,他在登记簿上打了一个勾,合上箱子,和证件一起交还给青年,“欢迎来到纽约,斯卡曼德先生。” 

 

 

法国尼斯旅馆 

三楼

走廊尽头的房间

纽特·斯卡曼德 

 

1926年1月 

 

纽特: 

 

我想你并不是忘了,我时任美国魔法国会安全部部长。而你应该也没有认为,通过将违法行为告知我,就可以获得一种默认的准许。

你的信让事情变得复杂起来。

许多人会反对我的做法——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利用法律执行上的漏洞。连我自己的一部分也在这么指责我。但基于我对你有一些了解,我认为你值得比一张遣返书更多的信任。你应该已经收到了魔杖许可申请,希望你能管好自己的随身财物,任何时候。务必记住,纽约和你待过的其他城市都不一样,如果你在这件事上有什么疏漏,我将不得不抽出时间亲自去抓你。

当然了,美国有许多有趣与可爱之处,纽约绝不比伦敦和霍格莫德逊色。比如你会发现,吉尔特金酒就比黄油啤酒更美味。就这一点,我不介意与你详谈。

期待会面(最好不是在审讯室)。

 

祝旅途愉快, 

 

P·格雷夫斯 

 

TBC

 

注:①:《神奇动物在哪里》一书中形容囊毒豹为“...可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动物...制服它需要一百多个熟练的巫师连手。”然而在电影中我们看到纽特的箱子里就有一只,那肯定不可能是纽特和一百个巫师联手制服的,所以我相信和这种生物交流一定有某些“捷径”。BTW,如果知道这个捷径,海格估计会希望养囊毒豹做宠物的。球遁鸟在电影中就在囊毒豹旁边的地板上跑来跑去,可爱极了。

②:非洲矮棘花,木槿草,吉尔特金酒,都是作者编的,没有什么来由,脑子里突然跳出来就用了。


评论(19)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