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letTrophy

【Merlin】【AM】直至终结-4

第四章 骑士准则

 

亚瑟立即醒来,当有人触碰到他的手时——这是多年来在行营中练就的本能,但他也同时感觉到对方没有恶意。为了不吓着老人,直等到脚步声远去,他才坐起身,展开手掌,发现那是一个小玻璃瓶子,有点像盖乌斯的药瓶,可能是方便有人要将它长时间地带在身上,瓶颈处栓着细细的亚麻绳。还有,它是空的。

他不明白这瓶子有什么用,不过仍然将它放进自己的袋子,算作一件新的行李,一件纪念品。

天刚开始蒙蒙亮,亚瑟用河水洗过脸——这让他怀念了几秒卡美洛甘甜的溪流,接着就离开桥洞,回到伦敦的街道上。道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只有几个清洁工在沿着河堤打扫。这让亚瑟回忆起卡美洛的日出时分,光线会一早洒进城堡那些长长的窗户,洒在议事厅的王座、圆桌、绘着蟠龙的旗帜上。那时仆人们总是起得很早,早在他做完最后一个晨梦之前,厨娘已经让锅里的浓汤沸腾,冒出滚滚热气,男仆和女仆们从走廊上匆匆经过,打扫大厅,整理鲜花与绸缎。梅林会在这时候悄悄溜进他的房间,带着他今天要穿的新衣服,衣服上有皂角和阳光的清香。

偶尔他会在梅林进屋时就醒来,但绝不睁眼,只是听着男仆放轻脚步,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听着银水壶和高脚杯叮叮的响声。如果梅林撞到了什么东西,或者弄出了大的响动,亚瑟就故意翻个身,把脸埋进枕头里,享受这个动作带来的片刻不安的寂静,梅林的屏息,和之后又小心翼翼出现的动静。

他还记得最最开始的第一天,梅林笨手笨脚地闯进他的寝室,踩在随地乱扔的衣服上把自己绊倒,那巨大的响声吓地亚瑟立即从床上弹起来,然后梅林就从床沿下纠结地露出头来,脸上挂着尴尬的笑容,按照仆从培训课程上教的,对亚瑟说:“早安,殿下”。

“你身上有些特别的地方,”亚瑟回答道,用力揉着眉心,“我想我现在能够说清楚了。那就是——特别地惹人愤怒。”

不过后来,年复一年,亚瑟早就习惯了这种独特的叫起方式,如果那天早上没有出什么乱子,他倒会开始疑惑,并且注意梅林这一天是否心情不佳。有一两次,他在朦胧中听见他的男仆小声嘟囔,一个词也听不清——他从没有、从没怀疑过那是在念咒语。咒语让洒到地上的水回去杯子里,然后,亚瑟起床之后,将它们喝了下去。

“……这水是不是尝起来有点怪?”他咂着嘴。

“喔,”梅林镇定地看着他,“是季节的原因,到了这个季节,井水就是……怪怪的。”

亚瑟知道梅林有些事瞒着他,但他从没问过。他觉得他可以去泡酒馆,追女孩子,这没什么,适当的时候,他也会和他一起去……只要关键时刻,梅林能待在他身边就好。

泰晤士的晨风把亚瑟的回忆吹散,一轮红色的太阳懒洋洋地从东方浮起,点燃河面的浪花,那些灿烂的金色光点漂浮闪烁,就像魔法。

 

***

 

卡洛琳抱着小劳拉匆匆走进这家药房,昨晚小女孩有些咳嗽,但她忙着准备剧组的工作,又实在很困,就没太关注,直到今早探到劳拉额头发烫,才懊悔又紧张地赶紧出门。她需要一些儿童感冒药,最里面靠右的货架上就有。

在服务处,一些人正排着队,等着取药或交钱。卡洛琳经过的时候,听见柜台里的收银员对着电脑确认道:“……是的,亚瑟·安布罗斯……你有一盒布洛芬,布莱恩医生开的。”

她打了个响指,身后的配药师递过来一个纸袋。

“等等,我还需要一些……”站在柜台前等待的那个金色头发的帅哥从他的运动手提袋里翻找出一张纸,“纱布,棉球,酒精。”

“在后面能找到,”收银员摆手,把纸袋放到桌上,“你应该都拿过来再一起结账。”

“哦,好吧。”亚瑟说,身后的人在催促他快点,他往外一跳让出柜台前的位置,朝卡洛琳所在的地方走来。

劳拉在卡洛琳的臂弯中嘟起小嘴,抗议让她吃药的决定,偶尔捶打她的肩膀。卡洛琳昨天和同事一起为一个战争场面的道具忙了整天,已经胳膊酸痛,她瞪了劳拉一眼,但马上又缴械投降,把小女孩放回地上,试图劝说她安静一小会儿。

劳拉同意不吵闹,只要卡洛琳别再抱她。就算她有点发烧,可她已经6岁了!她能自己好好走路。

卡洛琳正在一堆商品名中晕头转向,就听见背后有人说:“对不起,但是你能告诉我这些有什么区别吗?”

卡洛琳回过头,那个金发帅哥——亚瑟手里拿着两种消毒酒精,求助地耸起肩膀——货架上还有另外三种。

“唔,”卡洛琳阅读了一会标签,“你手上的两种没什么区别。这种浓度不同,这种是苯扎氯胺,不是酒精。”

亚瑟对手里的瓶子露出一副嫌弃表情,同时无奈地向卡洛琳道谢。

“没事,我也常被这些公司起的名字搞晕头——嘿!劳拉!回来!”

小女孩不知看到什么,向柜台那边跑去。卡洛琳离开亚瑟快步往前走,这时,她突然听到收银员提高了声音:

“先生,我真的没有查到你的药!”

“你弄错了,你肯定弄错了。”

“电脑上没有……你的医生没给你开药,”收银员说,“看,名字没弄错。”

“是你弄错了!”柜台前的男人怒吼起来,“我不可能没有——”

“请你再好好想想——”

柜台边是个三十岁上下的男子,戴着眼镜,体格微胖,个子可能有一百九十公分,脸涨得很红,厚厚的嘴唇颤抖,双手紧紧按住两边太阳穴,他闭上眼,不停喃喃着:

“我需要……我不能没有……不行……我必须……”

“嘿,嘿,放松点。”附近一个穿西装的人伸手拍他的肩膀。

突然之间,那男子扣住西装男的手腕,谁都没看清楚是否有刀光闪过,只见西装男的腰一下子弯低,同时发出一句模糊的喊叫,他被往外一推,倒在地上,血从腹部洇开,湿透了他的白衬衫,他还想说什么,但随着一阵痉挛,他似乎停止了呼吸。

尖叫四处响起,店铺里瞬间乱作一团,收银员藏到了桌子底下,拿匕首的男子正疯狂地砍刺身边的每个人。许多人你推我搡——大家都在往门口冲。卡洛琳试图寻找劳拉,发现她蜷缩在墙角的一个货架旁,离持刀的人只有一米,卡洛琳快疯了,她绝望地喊道:“不不!劳拉!”

“给我……给我药片!”和他疯狂的动作相反,那男子的语调几乎是在祈求,他推翻一个货架,发现了墙角的劳拉,像是找到救星似的,一把抓住小女孩的脖子,将匕首抵在她的胸前——

卡洛琳快晕倒了,她眼前涌起一片黑雾,听见男子在向柜台大喊,威胁他们给他药片。

“嘿,大个子,这里。”一个平静的声音轻松压制了他的怒吼,卡洛琳绝望地颤抖,几步之外,亚瑟用眼神示意她不要说话。

“这儿有你要的。”他说,手里拿着一个纸袋子。

男子不信任地盯着亚瑟,而卡洛琳没法把目光从刀尖上移开——劳拉吓坏了,圆圆的眼睛蓄满泪水,小手被紧紧箍住,不停发抖。

“你的药片。”亚瑟非常缓慢地往前移动,他微微弓着背,湛蓝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男子,两手展开,卸除防御。

“扔过来……扔过来,你不许动!”男子摇头,把匕首往上抬了一公分。

“好,好。”亚瑟说,“但这个袋子上写着‘禁止摔打’。”他把袋子上一行根本看不清的小字露出给他看,“这是最后一袋了,是吗?”

必须要有人回答他……必须要。卡洛琳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稳住声音:“……他说的对,我刚刚听到……听到后面的配药师说这是最后一袋。”

男子在犹豫,但他脸上明明白白写着对那个袋子的渴望。

“你可以抓住我,”亚瑟说,“我不会反抗,我没有武器。”

男子拼命眨眼,好像他大脑里的挣扎也反映到了表情上。

亚瑟继续缓慢镇定地靠近他,稳稳抓着纸袋,吸引男子的视线。后者最终妥协了,他把匕首从劳拉身上移开,指向亚瑟,但他的手还紧紧抓着女孩。

卡洛琳安抚地捉住劳拉的视线,以目光鼓励她不要害怕。

亚瑟接近男子,慢慢把纸袋递过去,终于,男子松开了抓着女孩的手,去接袋子。劳拉立即跑向卡洛琳,扑到她怀里。

匕首仍然对着亚瑟,他们现在离得很近,男子握住了纸袋,就在那一瞬间,他愤怒地说:“这不是我的——”

亚瑟灵活地弯腰,躲过匕首的戳刺,猛地给了他下巴一拳。男子退后几步,稳住平衡,气急败坏地冲回来。他个头比对方高,力气也很大,扭转手臂挡开了亚瑟的攻击,同时抬腿踢他的膝盖,再提起匕首直刺他的胸口。亚瑟一边躲闪,一边四处寻找能用上的东西,他被逼退到柜台旁,伸手在杂货框里摸到了一把长柄雨伞。他立即抓起它,翻折手腕,转动伞柄,格挡开匕首,再前跨一步,攻击男子的前胸,接着是腿弯,继而是后脑勺,最后侧身以右肩撞击对方胸膛,抓住手臂将其掀翻在地。一气呵成之后,亚瑟喘了口气,踢开男子手里的匕首,雨伞尖端稳稳抵住他的心脏。

“撕些布给我!”他说。

不用他再吩咐,有人拿来了胶带与绳子,他们一齐把男子牢牢绑了起来。

收银员也从柜台后出来,撕开一袋纱布,跑到最开始被刺伤的男人身边,试图止住他腹部那个仍在流血的伤口。

卡洛琳抱着劳拉,不断抚摸她柔软的头发。警笛声远远传来,她闻声抬头,发现亚瑟正按住自己的左肋,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发出一声懊恼的抱怨。他左右寻找,最后在翻倒的货架旁蹲下,捡起那只被捏扁的纸袋,往里一看,抬头对她们说:“真倒霉……我的药全被踩碎了。”

卡洛琳从泪水中绽出一个笑容,劳拉也从她的臂弯中探出脑袋,小心翼翼地看着这个男人,亚瑟拿着雨伞,像一个中世纪的骑士,拿着他的宝剑。

 

tbc


评论(18)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