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letTrophy

【Merlin】【AM】直至终结-5

第五章 不可替代

 

直到药房那件事过去三个月之后,卡洛琳在片场准备需要匕首的场景时,依旧会突然心惊肉跳,重历当时的恐惧。

每当这时,她就看向摄影棚的另一边、亚瑟所在的角落,他通常拿着一把没有开刃的长剑,指导演员在下一个场景中如何更真实更有魄力地打斗,并教他们一些记忆动作顺序的口诀。卡洛琳如果看到他,心跳就会自然减缓,好像亚瑟是一颗硝苯地平。

她在这行工作六年多了,为剧组设计和制作各种道具。这次是一部讲述列国纷争的电影,有很多格斗场景。他们本来有个不错的动作指导,但是拍摄到中途时他因故请辞、突然走人,导演急需新的人选来替补,这让卡洛琳立即想到了亚瑟。那件事之后他们一直保持联络,她知道亚瑟已经在杂货店找到一份工作(他称它为“得来不易的第一份”,但卡洛琳并不当真,认为他只是不想提起过去罢了),不过眼下这个机会更好。当亚瑟从仓库里搬出一筐鸡蛋,准备往货架上理时,她解释道:“你需要教演员怎么用剑,配合情节拍出漂亮的格斗镜头。”

亚瑟挪正一颗蛋的中轴,疑惑道:“你们不需要……大学学位?工作经验?”

卡洛琳笑了:“我们有时也需要,但是,我想你只需要在导演面前来上一段就可以了。”

最终,事实证明亚瑟在这个位置上干得很不错,尽管偶尔会和导演发生一些小摩擦。比如——

“在这个镜头下,我们需要……”

“但那很荒谬!”亚瑟激烈地说,“一个战士不会那么做!”

不过,太过较真也并没有阻止他成为一个完美的动作指导。

他们奔赴了不同的外景地,又在摄影棚里待了段日子,拍摄快结束时,亚瑟领到了他的薪酬,还有下一个工作机会——几周后开拍的另一部电视剧。虽然有时他会搞错一些生活常识而在剧组闹出笑话,但几乎所有同事都很喜欢他,有个演员甚至希望以后能找机会真正向他学习剑术。

小劳拉说:“亚瑟才应该做演员呢——他比许多演员都更好看。”

劳拉是卡洛琳姐姐的女儿——那个飞来飞去全世界出差的单身工作狂姐姐。姐妹俩的妈妈离世后,劳拉就经常过来和卡洛琳住,除了去幼儿学校,偶尔也会跟她到剧组来。

药房那件事之后很久,她仍会在夜里突然吓醒大哭,但是和卡洛琳一样,只要见到亚瑟,小家伙就非常安心。

“卡洛琳,”小劳拉清脆地小声地说,“你是不是很喜欢亚瑟?”

“哦,你喜欢他吗?”卡洛琳问,她们正在把东西往车上搬,准备返回伦敦。

劳拉点头:“他闪闪发光!”

“不仅如此,他还救了咱们的命。”卡洛琳合上后备箱,“劳拉,而你还没有找到机会好好谢谢他。”

“我送给他我的画。”

“然后,那幅画又被你弄丢在片场了。”卡洛琳交叉双臂。

劳拉不高兴地撇撇嘴。亚瑟向她们走来,手中提着一只箱子——他的行李正逐渐增多。

“嘿亚瑟!”劳拉挥舞双手,“让我们载你回伦敦吧!”

“那就多谢了?小家伙。”亚瑟放下箱子,抓住劳拉的手将她悬空提起,来回荡了个秋千,逗得她咯咯直笑。

“有时我想,如果我有个女儿,也许就会像她这样。”亚瑟对卡洛琳说,“不是真的像她,但……她让我想起我姐姐小时候的样子。”

“所以,你结过婚吗?”卡洛琳瞥向亚瑟的手,那上面没有戒指。这是她第一次主动问他以前的事,和她料想中一样,他不准备详谈。

“结过。”他简单地答道。劳拉爬上了车,后座上有她的安全座椅。亚瑟放好箱子,打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

“假期有什么打算?”卡洛琳发动车子,倒出停车场。

“四处走走。”亚瑟说。

“旅行?”

“不知道,”亚瑟说,“只是走走。”

“你不是在逃避过去什么的吧,”卡洛琳调转方向盘,开上回伦敦的道路,“因为你给我的感觉像是。没有朋友,没有情人,闭口不提。”

亚瑟把胳膊搭在车窗上,望着飞逝的田野,因为有风,他的声音有点模糊:“抱歉,卡洛琳,但是……不会有人能理解我的过去,而且它们都真的过去了。”

卡洛琳抿抿嘴角:“我可以理解成你已经重新开始了吗?”

“算是吧。”

“新的工作,新的关系,新的约会?”她试探地问。

亚瑟沉默着,任凭风把他的头发吹乱。

“如果要挥别旧的记忆,我想现在是时候——”

亚瑟打断她:“我们可以停止讨论这个了。”

有好一会儿他们没有说话,直到劳拉的声音从后座传来:“亚瑟?如果你假期没有特别的计划,能陪我去游乐园吗?我真的很想去,如果你也去,卡洛琳就不会拒绝我了。”

“劳拉!”卡洛琳有点生气地说。

亚瑟回头看看小女孩:“我也许会答应你,劳拉。但你得先告诉我,什么是‘游乐园’?”

 

***

 

游乐园就是很多很多的尖叫,如果要卡洛琳说的话。

不过对于劳拉,还有很多很多的汽水和冰激凌。

“想试试吗?”卡洛琳看到亚瑟仰头望着那一圈旋转着飞上高空的吊椅。

“不,”亚瑟立即说,“今天是劳拉的日子。”

卡洛琳笑了笑,压低声音:“嘿,谢谢你。你不是非来不可的,劳拉有时太烦人了——”

“卡洛琳!卡洛琳!”劳拉尖叫道,“我们去那里!现在就得去排队!”

卡洛琳露出耳朵快要炸了的表情,这就是为什么她不想带劳拉来这儿。

亚瑟帮她背着一个背包,里面装着劳拉的外套、水杯、一些零食,每当她带着劳拉乘坐那些游乐设施的时候,他就在下面看着她们。

“为什么亚瑟不来和我们一起?”劳拉问。

卡洛琳帮她擦去脖子上的汗珠,套好雨衣,她们周围有很多父母带着他们的孩子。

“他有点恐高。”卡洛琳瞎编道。

劳拉将信将疑,但她很快忘掉这件事,被前面小朋友的红头发吸引了注意。

卡洛琳以前的男友是个医生,他们来游乐园约会时,对方向她解释,这种肾上腺素飙高、紧张伴随兴奋的感觉会加深人们的亲密感,就和一起冒险、患难与共有点类似,称作“吊桥效应”,对于发展亲密关系,它是很不错的契机。

卡洛琳和亚瑟已经有了一次这样的经历——在药房的那次,但那只是她单方面的感觉,她知道那对亚瑟……没什么意义,不像对她这样有意义。和他成为朋友纵然容易,但他真实的内心是一座高山,常常显得高不可攀,就好像和他过去的经历相比,现在发生的这些事都微不足道。即便他自己口口声声说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他的心也依旧牢牢栓在过去。

如果任凭自己这么想下去,卡洛琳就会嫉妒起那个曾和亚瑟结婚的人。是不是她让他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她和他一起冒险,患难与共,铭心刻骨,以至于即使失去,仍然无法忘却?

甚至——她和劳拉从坡道中滑出来,高高溅起的水花洒落在雨衣上、浇透了小小的“船舱”——是不是只要肾上腺素再度升高、心跳加速、血液奔流、感觉到鼓膜里血管的跳动……只要回到那座“吊桥”上,就会使亚瑟回想起她?

他独自站在下面,不愿和她们一起,只因为曾经他的身旁有一个人,而那个人无法代替。

卡洛琳帮劳拉拿掉雨衣,由着她兴奋地向前跑去。

“好玩吗?”亚瑟在出口处等候她们,“我很想看清楚,不过你们太快了。”

劳拉抓住了他的裤腿,说自己想吃一根烤香肠。

“好的,小家伙,但我的腰带并没有那么结实——”

“你不能什么都依着她,”卡洛琳叹气,“如果她现在得到所有她想要的,长大以后怎么办呢?”

亚瑟不以为然,在热狗摊前伸手从口袋里掏零钱。

卡洛琳瞪着他,他要是真有女儿,一定会被他宠坏。哦,他曾提到过劳拉让他想起他姐姐,也许那个女孩就总能得到她想要的……她走上前,发现亚瑟的掌心里除了硬币,还有一只小玻璃瓶子。

“这是什么?”

亚瑟挑出五美元来:“是个纪念品,可能之前塞进箱子的时候直接卷进了裤子口袋。”他耸耸肩,把它重新塞了回去。

劳拉满足地啃着香肠,大声说她接下来要去石中剑那里。

“上回不是已经玩过了吗?”卡洛琳边走边说。

“但亚瑟没有去过,对吗亚瑟?”劳拉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前方。

他们已经走到了石中剑园区,那第一个项目上巨大的、彩色的、镶着灯泡的招牌写着“圆桌骑士旋转木马”。

“嘿,劳拉,”亚瑟说,“你没告诉我,这里有一个关于亚瑟王传说的项目。”

“那是因为人人都知道!”劳拉吐舌头,“只有你不知道。来吧,我们要成为圆桌骑士——”

旋转木马的底盘的确是一张圆桌,而骏马们也都精神抖擞,披着红色披风,带着华丽的额饰,马鞍旁还配着宝剑。

“亚瑟,你看起来像想找个地方大笑一场。”卡洛琳说。

亚瑟咧着嘴摇头:“如果我的朋友们看见这个,他们一定会笑到第二天早上。”

卡洛琳惊讶地指出:“你刚才第一次说了‘我的朋友们’。”

亚瑟的笑容渐渐收敛成一缕很淡的怅然。他从口袋里摸出卡洛琳之前看见的那个小空瓶子,低下头注视着它,却又像透过它在看某种更加飘渺的东西:“是的……我的朋友们。”

卡洛琳刚要说话,从后面冲过来两个彼此追逐的男孩,一下子把他们撞得分开,亚瑟的瓶子掉到地上,沿着斜坡滚了下去。

 

tbc


这是没有梅子的最后一章:)

感谢大家的阅读。

评论(16)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