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letTrophy

【Merlin】【AM】直至终结-7

第七章 大魔法师

“所以,先生,你这么闯进来只是想告诉我你愿意在我们园区工作?”派瑞小姐扶正眼镜,有些生气地瞪着面前这个年轻人。她正在办公室里做简报,而他突然破门而入——绝不夸张——急匆匆地说要在嘉年华周申请一份职位。

“是……的。”男子抿起嘴唇,双手背在身后,似乎也有点为自己的无礼后悔,“所以,可以吗?”

“什么‘可以吗’?”派瑞小姐加重了语气,“你为什么这样着急?如果你把招聘启事看得更仔细一些,就会发现我们是下午三点在隔壁面试——亚瑟·安布罗斯先生!”

“哦……”亚瑟说,“你们还要面试。”

“是的。有好几个学生也想来兼职。”

“但是,”亚瑟坚持道,“我在剧组工作过。如果需要扮演一个什么角色,我会很合适的。”

“这么说吧,安布罗斯先生,”派瑞小姐回敬道,“你的微笑很迷人,但当你套在道具服里的时候,这就完全不重要了。现在请你出去好吗?”

亚瑟:“请给我一个机会。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我可以为扮演的角色进行动作设计,或者……”

“出、去——”

亚瑟的肩膀微微垮了下去,他转身拉开门。

“——以及别忘了下午三点钟在隔壁报到。”派瑞小姐补充道,从镜框上方目送这个年轻人。

等到他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上,派瑞小姐拿起桌上的电话,按下3号键。

“嗨,乔治。”她说,“你们找到“梅林”了吗?”

“还没有,”听筒那边说,“我想今天下午应该能挑到一个。”

“我刚刚帮你找到了他。”派瑞小姐翘起嘴角,“这个人在剧组工作过,职位是动作指导,我想他就是你需要的大魔法师。”

 

***

 

从游乐园回程的路上,卡洛琳一直说他“魂不守舍”,事实上,回到伦敦短租的小屋后,亚瑟有好几天没有踏出房门,只靠泡面和矿泉水度日。

不论承认与否,他仍在每时每刻想着那辆冰激凌车,它蓝白相间的车篷,五颜六色的甜筒。他没法就这么忽略它,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那个男人,艾格米德,时时出现在他的梦里,每到梦醒时分,亚瑟就躺在床垫上,迎着窗口洒下来的光线,反复将空玻璃瓶捏在手指间观察。

如果……如果他时常去游乐园看看,应该没有关系?……这不会打扰他,只是离近一些……只是去看看他过得怎么样。艾格米德不会知道有人把他当做中古世纪的旧友,故而总在暗处注视他。亚瑟总可以找到方法看似不经意地从那辆车前走过……

而这就是为什么他现在坐在这里,坐在游乐园一栋办公楼的化妆间里,任别人往他脸上涂抹各种膏体。他只看了半段招聘启事就闯进来,希望他们让他在这儿工作一周,但是他没想到他的工作内容是,呃——

镜子里的他皮肤布满皱褶,嘴唇上贴着两撇白胡子,还有一束足有两米长的白胡子等会要粘上他的下巴。

“你需要戴上隐形眼镜,亚瑟,”化妆师欢快地说,“你的蓝眼睛真的很漂亮,但我们的大魔法师,他的眼睛是黑色的。”

那是蠢话。亚瑟气呼呼地想,他的眼睛也是蓝色的,透明泳池那样的蓝色——他就和在你们这儿卖冰激凌的那个人长得一样!

但是化妆师继续为他固定假发,贴好眉毛,塞给他一副没有镜片的圆眼镜,和一根傻乎乎的木棍子。

他顶着这些傻得要命的行头去换衣服,等他从更衣室出来时,已经变成了身穿天蓝色长袍、头戴尖顶帽、鼻梁上架着眼镜、手执魔杖的举世闻名的大魔法师——

梅林。

“太完美了!”化妆师一副快要爱上他的表情,“现在挥挥你的魔杖……”

亚瑟机械地摆动手臂,像指挥乐队。

“没错,没错——摇晃身体——更有激情——很好!到时候会有音乐,你就跟着它的节奏,这对你来说肯定很简单,毕竟你在剧组里待过。等车队走到中央广场时,我们会播放一段语音——也就是一段咒语,而你做出动作,然后我们就能点燃整个园区的烟花!”

亚瑟在厚重的妆容下试图挤出一个微笑。

是的,所有园区都会参与这次嘉年华,他们有好多辆游行车,载满扮成各种经典形象的工作人员在园内巡游。亚瑟周围会围着一群蓝精灵,背靠一座城堡,车尾还有一只喷火的巨龙。巡游在每天上午有一次,夜幕降临的时候有一次。在白天,当行进到某一地点时,他要随机从观众中选出一个孩子,邀请他/她上车;而在晚上,就像化妆师说的,他要发射咒语,点燃所有烟花。

相比这些,亚瑟更喜欢不巡游的时候,因为那时他会待在指定的地点与游客合照。他就是为了这个才同意把自己弄成长胡子魔法师的,因为他将站在亚瑟王的雕像旁边,就在冰激凌车对面,离售卖员最近的地方。

“切记,”化妆师最后为他调整了帽子的位置,并嫌它太过正经,“你可以和游客们拍照,和小孩子们拥抱,但是不要说话,因为你的声音不是老梅林的。当然啦,记得在长袍里装一些小玩具,随机拿出来,就像变魔法一样!”

那不是魔法。亚瑟想,魔法才不会这么幼稚,魔法是横扫千军主宰生死的力量。但是一件事立即闯入了他的脑海——很久之前,在卡美洛,有人向国王举报说她看见有巫师在森林里施法,让一团烟雾变成了一匹马。那件事差点就害盖乌斯丢了性命,当时他们都以为是那个巫师追捕者在捣鬼,但是,现在回想起来——

那该死的当然是梅林,是梅林在森林里玩一团烟雾。

亚瑟想翻一个巨大的白眼,但他现在困在扯不清的眉毛头发和胡子里,胡子的尾端还拖在地板上。

魔法有时很幼稚。他只好赞同道,即使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法师,也不能阻止这一点。

“快点儿,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法师——”化妆师从他身边退开几步,拿出他们称为手机的那个东西,“——看镜头!”

 

***

 

第一天早上一切都很顺利,亚瑟邀请了一个小女孩走上巡游车,她兴奋地一直拽他的袍子——还有他的胡子,亚瑟只好偷偷扯住它防止当众出篓子。下车的时候,他送给她嘉年华徽章,而小女孩给他的胡子一个响亮的亲吻。

“这是最好的礼物!梅林!”她甜甜地欢呼。

卡洛琳和劳拉也来参加了园游,亚瑟送给她们免费的票。卡洛琳被劳拉逼着戴上了一对猫耳朵,后者自己则穿着类似蜜蜂的衣服。亚瑟没告诉她们他扮演的是谁,不明真相的劳拉高兴地在石中剑园区和大法师合了影,她从亚瑟的袖子里得到一只玩具小马,并且拉着卡洛琳的手说:“快看!亚瑟和梅林,他们在一起!”

她指的当然是亚瑟所扮的法师和他身旁的雕像,但是亚瑟觉得她说的没错,一个在梅林装扮里的亚瑟,他们……呃,合二为一。

这时候,冰激凌车里的售卖员正在更加卖力地帮客人们拔出“冰剑”。偶尔,在游客不那么多的片刻里,他会抬起头往这边望过来,而亚瑟会在他的注视下莫名紧张,手忙脚乱——一次,仅仅一次,他被自己的长胡子绊倒。当他在巫师袍的纠缠下艰难爬起,捡回滚远了的魔杖时,亚瑟觉得自己的扮演再不会比此刻更接近那个真实的梅林。

也许那个叫艾格米德的售卖员也这么觉得,因为他看着亚瑟,远远微笑了一下。

中午太阳最厉害的时候,气温估计达到了二十六度。他们有一个多小时午休,但亚瑟吃完工作餐就会回到这里,因为售卖员不会离开冰激凌车直到下午三点,那之后就会有人来接他的班,一直到晚上十点园游会结束。

见到他没有去休息,而是顶着这身不舒服的装扮继续坐在这儿,售卖员可能有点惊讶。他从冰柜里取了一支“冰剑”,下车向亚瑟走来。

“嗨,大魔法师。”他友好地说,伸手递来冰棍,“天气有点热,你可能需要这个。”

亚瑟的心脏搏动地那么明显,以至于他觉得这里所有人都能听到。艾格米德在白衬衫外穿着棕色的围裙,上面别着他的工作胸牌,除了凸出来的名字,还刻着一只炸毛的卡通猫头鹰。

但是。亚瑟想,不管他叫什么,他有和梅林一模一样的声音——也许不完全一样,不那么年轻清亮,但是……

他接过冰棍塞进被胡子围绕的嘴里,眨着眼睛,口齿含糊地说:“谢谢。”

艾格米德看上去还想说点什么,但冰激凌车前来了新的顾客,他只好回到车上去。

冰剑让亚瑟的牙齿发起抖来,他很庆幸自己是在这幅鬼都认不出的装扮下和艾格米德说话。如果他以原来的样子看着售卖员走过来,用这种客气的语调和自己打招呼,像两个陌生人那样聊天,他会非常、非常想立刻转身离开。

到了傍晚,游客更多了,游乐园的草地里到处点起了暖色的地灯,除此之外,只有中央大路上巡游的车队最为闪耀。人们手里拿着荧光棒或小桔灯,跟着车队缓慢移动,为每个节目爆发欢呼,接近尾声时,亚瑟——不,应该说——是梅林法师出场了,他踩着音乐节奏挥动魔杖,随着他的动作,夜幕中出现一颗颗闪亮的星辰,它们高高升起,然后碎开,变成雨点纷纷洒落,当这些雨点落到地面时,瞬间点亮了树木枝叶里悬挂的彩球,摩天轮、过山车上也亮起灯光,而道路两旁的篱笆上出现了闪闪发亮的飘带。坠落的星辰点亮了整个世界,音乐旋律更加欢快,随着咒语念出、魔杖的最后一挥舞,各种颜色的烟花从四面八方飞上天空,发出灿烂夺目的光芒,巡游车上喷出一股股金粉和银粉,飘落向拥挤的人群。

游客们沉浸在这美妙的氛围中,纷纷举起和身边伙伴相牵的手,蹦跳着让那些闪亮的光点落在彼此肩头。

亚瑟知道这不是真正的魔法,其实,他对魔法的了解太少了。他曾深深地记得魔法给他带来的那些伤害,妮薇,莫嘉娜,乌瑟……不死的敌人,煎熬的民众,可怕的诅咒。但是在最后,一切终结时,他所记得的魔法变成了梅林,变成碎火光里飞出的小龙,还有梅林金色的眼睛——变成了美好之物。

他要为此而感谢他。

 

***

 

“梅——林——”

亚瑟拒绝承认,不过一天半的时间,他已经习惯了别人这么叫他。

往往是一堆又一堆孩子,每个都试图顺着他的胡子往上爬。

“你能变一只乌龟出来吗?”

“你能帮我长高点吗?”

“你能把我爸爸变成一条鱼吗?”

亚瑟不能回答这些问题,但他想象着自己被允许这么说:“我倒是很愿意把你变成一条鱼,这样你就不会再问这种蠢问题了。”

昨晚八点巡游结束后,他本可以卸妆,然后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自由地在园区闲逛,可他选择直接搭上巴士回伦敦,好好地睡一觉。这实在太累了。

第二天上午艾格米德没有出现,他是第二班。如果他不在那辆冰激凌车里,亚瑟就觉得失去了待在这儿的意义,他还会忍不住猜想:艾格米德住在哪里;他不上班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是否和家人在一起;喜欢做些什么。这种猜想已经成了一种危险信号,亚瑟得一遍遍告诫自己,他不是梅林。

下午三点钟艾格米德来接班时,亚瑟没有和他打招呼。他是故意这么做的,毕竟这样才显得正常,一个忙着和游客合影的人不会注意到冰激凌店员什么时候来接班。但他限制不了自己的视线往那里漂移,在眼镜框和老年妆的遮挡下,偶尔看看他工作时的样子。

那件事发生的时候,亚瑟就正在走神,所以他没在一开始注意到从坡道上冲下来的轮椅。

“迪安!等等!”一个男人在喊。

轮椅里坐着一个十二岁左右的少年,脸上的肌肉紧绷着,双手很快地推动着椅轮,旁若无人地往下冲,游客们纷纷往两边躲闪。

那台轮椅就向着亚瑟王雕像直冲过来,但在坡道拐弯处,后面的男人费力地追上了它,抓住轮椅把手,强迫它停了下来。

“迪安!”男人生气地喊道。

“别管我!”少年咬着牙,眼睛里露出愤恨,想再次推动椅轮离开。

男人紧紧攥住扶手,强迫少年正对着自己。他吞咽着口水,忍耐情绪,一字一顿地说:“我是你父亲。”

“哦,很好,”迪安回敬道,“现在我没法自己跑开了。”

“你不该这么——”男人像是在努力搜寻一个不那么激烈的词,“自暴自弃。不该放弃你自己。”

有些游客停下脚步注视这对父子,但男人旁若无人,只是盯着自己的儿子:“我们希望你能振作起来,但最重要的是,我们都希望你能快乐。”

“快乐?”迪安好笑地说,“所以你们带我来这个,游乐园——”他环顾四周,发现了亚瑟,“带我来看这种可笑的表演,这个长胡子老头,他以为他自己是什么伟大的角色——”

“迪安。”男人说,想制止儿子继续发泄他的情绪。

“——但事实从来都不是这样!”男孩大声说道,“该死的命运只会摧毁一切,如果我想跑步,它就夺去我的双腿;如果我深爱某个人,它就夺去她的生命——永远是这样!”

亚瑟往前走了一步,而迪安望着他说:“哦,老头,你是梅林,是吗?传说中最伟大的法师?嗯?那么你能给我一双腿吗?你不能!我知道,不仅因为你是个假人,他们只是找你来扮演——就算你是真的,你也不能!就像他们都说亚瑟王会复活,因为他是‘永恒之王’,但他不是!他只是你背后的那座雕像——”

男孩语无伦次地说着,眼泪无声地从他脸颊上滑下,滴在毫无知觉的双腿上。

“够了,迪安……”

“梅林法师拯救不了亚瑟王,因为在该死的命运面前所有人都一样无力反抗!”迪安最后喊道,抬起双手按住自己的眼睛,想把所有眼泪按回它们涌出的地方。他父亲抱住了他的头,紧紧搂住他的肩膀。

“我只是……想再站起来,”迪安很小声地哽咽着,“但不可能了,永远不可能了……”

围观的游客们沉默地走开,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默契地不再去看这对父子。

亚瑟也什么都做不了,他扮演了一整天大魔法师,但他根本没有魔法。

“迪安。”

有个柔和的声音在他们旁边响起。

父子俩同时抬起头,冰激凌车的售卖员站在他们面前。

“亚瑟是‘永恒之王’,并不因为他能主宰命运,超越生死。”艾格米德平静地说。他蹲下身去,仰望着男孩的双眼,“而是因为,每当有人揭竿而起、勇敢地反抗命运;或身处穷途末路,却又重新捡起希望,亚瑟王就会在他身上复活。”

迪安只是愣愣地看着他。他的声音中有某种坚实的力量,像夜晚的海浪、森林的风声一样,使人平静。

“虽然梅林法师不可能给你一双腿,但他可以给你一些别的。”艾格米德转过头,看着亚瑟,然后视线微微一转,移向对面。

亚瑟忽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扯着自己的长胡子、拖着长袍,跑到冰激凌车那儿,捧出一根仍然插好的“石中剑”。

“你需要拔出自己的剑。它牢牢地嵌在石头里,在别人看来,它永远不可能被拔出来,但你必须去做,不是因为命运,”艾格米德说,“而是因为你仍有坚持,所以绝不放弃。”

迪安从亚瑟手中默默拔出“冰剑”,艾格米德凝视着他仍旧沾满泪痕的脸,轻轻捏了捏他的膝盖,然后微笑道:“现在,吃一根大魔法师送给你的冰棍吧。”

 

tbc

 

*阿瑟扮的是迪士尼动画《石中剑》中的梅林形象XD


评论(12)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