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letTrophy

【Merlin】【AM】直至终结-8

第八章 纵使相逢

 

亚瑟机械地脱下巫师长袍,化妆师帮助他除去假发、隐形眼镜和妆容。

“今天过得怎么样?”她随口问。

“还好。”亚瑟答道,问题钻进了他的耳朵,没有钻进他的意识。

他的意识,全被艾格米德所占据,他说的每个字都像叮叮当当的钢珠敲打在他的神经上。布莱恩医生是怎么说的?你所有的感觉都在神经细胞里,如果没有它,就没有记忆,没有一切。

那么现在,这些音节就组成了他的神经细胞。

“好了!”化妆师拍拍他的肩膀,“下班了,小伙子。”

亚瑟从镜子前站起来,大魔法师消失,他又是他自己了。他沉默地收拾好东西,穿上夹克衫。

“外面有点冷,”化妆师提醒他,“今晚降温了。”

“那么,明天见。”亚瑟说,把钥匙和零钱塞进夹克衫的口袋,拉开化妆间的门。

“明天见。”她心情不错地回答。

亚瑟走出办公楼,绕到园区里,狂欢还在继续。今晚巡游结束后,他被几个热情的游人拦下来合影,回化妆间的时间有点晚,现在已经九点多了。虽然规定十点钟闭园,但实际上每天晚上都会超过这个点,因为过山车前排队的游客还很多,时间总会适当延长。

他走到石中剑附近,冰激凌车仍在营业,由于晚间气温骤降,并没有什么客人,艾格米德和另一个同样穿着衬衫和围裙的人一起,正在核算账单,清点收银机里的现金。

亚瑟想象着自己走上前去,轻松随意地说:“嗨,伙计,你下午提到的那个故事,亚瑟和梅林,听上去你对他们很了解。”

他也许不会真的这么说,但他必须和他谈谈。他已经想了好几个小时,关于艾格米德下午说的那些话。

很久之前,当亚瑟在森林里拔出真正的石中剑时,梅林在他身后说:

“你注定要成为阿尔比恩最伟大的国王。无论什么都不能阻止你,即使是这块石头。”

他也曾万念俱灰,也曾一蹶不振,因而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个瞬间,伴着耀眼的阳光,所有希望重新回到他心中。他笃信梅林的每个字,所以才能毫无畏惧,伸手握住剑柄。

而就在今天下午,艾格米德说:“你需要拔出自己的剑。它牢牢地嵌在石头里,在别人看来,它永远不可能被拔出来,但你必须去做,不是因为命运,而是因为你仍有坚持,所以绝不放弃。”

——没有人像这样说话,除了梅林。只有梅林才像个傻瓜一样,对亚瑟的命运如此笃定。只有他才会在千年之后谈起他时语气像一个老朋友,像原本就认识他,像叙说回忆,而不是从某本可笑的书中读到过。

那就是梅林。他所有的直觉都在这么告诉他。

但就算他不是,也没什么大不了。亚瑟已经下定决心,理清一切之后,他会离开他的生活,彻底离开,再也不到这个游乐园来。这不会很难,因为他只要梅林,其他哪怕是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也不行。

他要弄清楚一切,就在今晚,他需要这个问题的答案。

艾格米德和他的同事一直清点完所有东西,关上灯,将车篷合拢,锁上车门,然后一起向休息区走去。亚瑟没法在有他人在场的时候问他这些,但他可以等到他独自一人的时候。除了这辆车,他不知道还有哪儿能找到他,于是他沿着一道插着几支假火把的围墙一路往前,抄近路走到游乐园的工作人员出口,决定在这里等待。

出口附近就是停车场,不知道艾格米德下班之后如何回家。也许他有自己的车、就在停车场;也许他也坐巴士;也许他根本就住在附近。

一阵冷风刮来,亚瑟拉紧夹克衫的拉链,靠在一根柱子后,想着过去和未来。

他的一生好像都是这么来来回回,走了很多弯路,每一次,总是在快要终结时才看清真相。

但是,命运最终给了他重来的机会。所以几个月前,他被水流冲到泰晤士河的岸边;而现在,他站在这里,感觉到自己的心像终于风平浪静的水面,抹去惶惑、恐惧和愧疚。它告诉他,应该走到艾格米德面前去,不再逃避,就像走到一面镜子前去,这面镜子会映照出他旧日的影子,照出他一千多年前老朽的骨骼,照出他不属于这个时代的灵魂,照出他的渴望和害怕,最终,照出一个不再是国王而只是凡人的亚瑟·彭德拉根。

他耐心地等待着,没有丝毫急迫,因为他知道他等的人终究会来。

艾格米德出现在出口,换下了工作服,穿着普通的外套,两手空空。依然是刚才那个同事和他走在一起。在停车场入口处他们分手道别,同事转进了停车场,而艾格米德向着巴士站走去。

亚瑟远远跟在他身后,保持着不被警觉的距离。巴士站不像停车场这样近,需要走一段路,他可以在中途去和他打招呼。

说实在的,他还不知道第一句话该说什么。

“嗨,我是梅林,也就是白天那个长胡子老头,但其实我想问,你是不是梅林?”

这太傻了,亚瑟觉得。他所需要做的应该只是走到梅林眼前去,然后梅林就会自动瞪大眼睛,就像每一次他而进入房间而亚瑟已经提前起床,或没要他帮忙就穿好了衣服时。

他只会像那样惊讶一下,然后立即就能变回亚瑟的朋友,就像他们从来没有分开过。

随着自己离那个背影越来越近,亚瑟能听到感觉到心脏的战栗,在行人稀少的道路上格外明显。

正在这时,车道上忽然传来一声刺耳的刮擦。一辆白色小轿车鲁莽超车,为了避让迎面而来的另一辆车,它急转方向,拐向道路这边,但它的速度太快了,而方向已经偏离——

“——梅林!”

他根本来不及思考,就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他忘记了如果那真是梅林,他的魔法绝对可以轻易掀翻好几辆这样的车。事实上,无论梅林有或没有魔法、是弱小还是强大,他永远会冲上去。就像现在这样——

亚瑟一把抓住他的衣服,将他推向人行道里侧、扑在墙上。那辆白色轿车伴随着尖锐的刹车声贴着亚瑟的后背滑过去,撞进一家商店紧锁的玻璃门。

他大口喘气,手还抓着对方的衣服,好极了,现在他不用为如何打招呼而烦恼了——他刚刚直接叫了艾格米德“梅林”。

可艾格米德一点反应也没有——他仍被亚瑟牢牢压在墙上,那双浅蓝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震惊地望着他,嘴唇张开,但没发出任何声音。

亚瑟不知道这代表什么。他也许是因车祸而惊恐,而根本没有注意到他说了什么。

于是他下定决心,又一次试探地喊:“梅林?”

艾格米德仍旧毫无反应。

亚瑟明白了,他立刻松开自己微微颤抖的双手,想要退后。

“抱歉。”他道歉,却不知道到底是为了叫错他的名字,还是为了所有所有的一切。很明显他从一开始就错了,从他捡起空玻璃瓶、痛苦地站在冰激凌车外时就错了。他已经预料到这种情况,从现在开始,他将退出这个人的生活——

但是亚瑟没能退开,艾格米德的手指用力抓住了他的夹克衫,直到指节发白。

他像是试图说话,却几乎不能完整地发出几个音节。他睁大眼睛看着亚瑟,完全不眨一下,直到双眼发红,直到一滴泪水无声无息地从他浅蓝色的眼睛里滑出,滑过颧骨、脸颊和下颌。它们仿佛能一直睁下去,不在乎深夜的冷风不断在吹。

“你刚才,”最终他说出几个词,又喘息着缓了好一阵子,像是那几个字一时耗尽了他的力气,“你刚才喊我……”

亚瑟望着他,从他的双眼中看到一堵墙在渐渐崩塌。如果此时他还不能确认这个人是谁,那他就该立刻跳回泰晤士河里去。

“梅林。”他说,抓住他的胳膊,语气万分笃定,声音却很轻柔,“是我。亚瑟。”

梅林的呼吸愈发急促,瞳孔微微放大。

“亚瑟。”他又说了一遍。

出乎他意料地,梅林突然松开了扯住他夹克衫的手,用力推开了他。

“不。”梅林摇头说,闭上眼睛,双手狠狠按住两侧颞骨,“不,不。你又来了。”

亚瑟不明所以,他想重新靠近他,但梅林侧身躲开:“你又来了,这回我不会上当的。”

“梅林?”亚瑟疑惑而担忧地呼唤,而梅林倚在墙边,更狠地锤按自己的头,像是要把什么思绪逼退回去:“别喊我……停下!……不在这儿……你不是……”

“什么……不,我在这儿,看着我——”亚瑟固执地说。

梅林紧紧闭着眼睛,牙关紧咬,泪水从他紧闭的眼皮下渗出来,他恳求道:“回去,求你了,别这样……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梅林!”亚瑟捉住他的手腕,但梅林突然睁开眼,虹膜变成金色,一股可怕的力量从他身体里爆发出来,把亚瑟推开好几米,重重摔在地上。

终于摆脱了他的纠缠,梅林扶着墙壁,跌跌撞撞走了几步,想要离开这里。

亚瑟用掌心撑住地面,撑起上半身,他浑身疼痛得要命,原来这就是被梅林的魔法攻击的感觉。如果他想杀掉他,根本就只需这样眨眨眼。

那辆出了事故的小轿车还在商店门口,司机钻了出来,正站在路边打电话。他怀疑地看着亚瑟。他没有撞到人,这一点他很清楚,即使亚瑟摔倒在地,像是想讹一笔保险费。而另一个男人更加奇怪,他脚步不稳地走过这辆冲进商店的轿车,脸上的神情痛苦而后悔,就像这场车祸是他的错。

亚瑟勉强爬起来,感到所有关节都在疼。现在他确定了梅林的身份,可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摆在他面前——他把他当成了一个幻觉。不仅如此,这个幻觉还严重影响了他的意识,让他当着陌生人的面,在马路上不受控制地施了魔法。亚瑟知道,在轿车司机喊来更多人之前,他需要让梅林认识到自己是真实的,或者直接把他带到某个更安全的地方去。

他不顾疼痛的肢体,抬脚追上去,跟在他身后。梅林的手仍放在额头上,看得出他依旧因刚才发生的事而痛苦。

亚瑟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自己会让梅林失控,在白天,他明明还是那个平静的、友好的、站在冰激凌车里的人,甚至能和别人谈起亚瑟王的故事。

也许他不应该这样突然地出现在他面前,他应该想一个更好的方式。

亚瑟在心中难受地重复,是的,他应该想一个更好的方式。

 

***

 

卡洛琳亲吻了劳拉的额头,帮她整理好玩具、关上房间的灯,然后去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趿着拖鞋回到卧室。她靠在床头翻看了两本设计杂志,时而回复手机上的消息,终于困意来袭,她调好闹钟,钻进被子里。

几乎刚陷入睡眠,手机突然振动起来。

零点二十八分,陌生号码。

卡洛琳呻吟一声,伸手把它关掉。

屏幕又亮起来,零点三十分,陌生号码。

卡洛琳疑惑地划开按键,把手机凑到耳边,困倦且恼火地说:“你好?”

“卡洛琳,”一个熟悉的声音,微微喘息,因她终于接听了电话而放松,“我需要你的帮助。”

卡洛琳立即清醒了,那是亚瑟,在她印象里从来不打电话的亚瑟。

“亚瑟?你在哪儿?”

“一个电话亭里。”亚瑟说,“这里还有一家已经关门的商场。”

卡洛琳来不及为亚瑟是什么时候记住了她的号码而惊讶,她匆忙爬起,换上外出的衣服,拿了外套和车钥匙,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半小时之后,一辆福特汽车出现在亚瑟所说的地方,道路上空空荡荡,因而他很好辨认。车停稳后,卡洛琳摇下车窗,向亚瑟招手。

一分钟后,亚瑟把一个看起来像是失去意识的人塞进了她的车后座。

“他是谁?”卡洛琳瞪大眼睛望着坐进副驾驶位的亚瑟,“你把我扯进了一桩绑架案吗?”

“那是我的朋友。”亚瑟疲惫地解释道。

卡洛琳断然否认:“你从没说过你在伦敦有朋友,而且他看起来要比你大上十岁。”

“说来话长——”

“他怎么了?”

“他身体出了点状况。”

“身体出了点状况?”卡洛琳惊恐地说,“他是昏过去了!”

“是的……我没法说清楚。”亚瑟抬手捂住脸,把头发向后捋去。卡洛琳这才发现,他的手背上有长长一道擦伤。

“你的手——”

“那没事。”亚瑟说,“快走吧。”

卡洛琳皱着眉发动汽车。如果对方不是亚瑟,她大概会立即报警。

“你的朋友叫什么?”她问。

亚瑟愣了愣,他回头看看这个昏过去的男人:“我想他现在叫做艾格米德。”

卡洛琳快被他语焉不详的回答搞疯了。

“你要去哪儿?”她最终投降。

“去我的屋子。”

“照顾病人?”卡洛琳摇摇头,“别做梦了,我知道你那儿什么都没有。回我家吧,我至少还有客房——和热水。”

亚瑟默认了她的建议,福特车一路飞驰,消失在下一个路口。

 

tbc


评论(19)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