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letTrophy

【Merlin】【AM】直至终结-10

第十章 万古星辰

 

亚瑟又一次挥动大魔法师的魔杖将黑暗点亮时,真正的梅林就站在下面。

全场灯火璀璨,金银亮粉在空气中飘飞,树上的彩球灯映亮人们的发梢、衣裙,他们欢呼挥手,周身笼罩着一层由灯光、温度和热烈的氛围组成的朦胧的光晕。

梅林没有鼓掌,也没有欢呼,只是站在原地,对他微笑。

亚瑟有种错觉,好像自己是唯一一个能看见他的人。其他人,虽然在梅林身旁拥挤、移动,但他们对他的存在毫无知觉。只在亚瑟眼中,梅林才清晰得像一个幻觉。

也许这就是那种感觉,在最美好的时分突然患得患失、无限惶恐,因为这一切太不可思议,让人怀疑命运的慷慨之下别有深意。

如果这一切只是一场梦怎么办?也许亚瑟还躺在泰晤士河边湿冷的桥洞中,后来的一切都只发生在他的脑子里,等他醒来,会发现太阳已经升起,加里就躺在附近,而他从来就没有一只空玻璃瓶子。

亚瑟绝不会把这些念头告诉梅林。就像没有告诉他自己已经卖掉了象征卡美洛皇室地位的戒指,也卖掉了和格温的那枚婚戒。同样的,他没有告诉梅林他是如何依靠他的声音才撑过最初那段时光;没告诉他自己在陌生的时代曾经心灰意冷、挣扎痛苦;也没提起在去和他相认之前,那些杂乱又丢脸的心理活动。

他略去了很多事情。和梅林经历的漫长时光相比,这些就和卡美洛粮仓里的一粒小麦一样微不足道。

巡游结束,亚瑟摘去大魔法师的外表,和梅林一起走在灯火辉煌的园区里。就算是卡美洛迎来最热闹的马戏团时,气氛也比不上二十一世纪的嘉年华。到处都是人群,还有各种新鲜的美食、奇怪的游戏。他们每个人拿着一根包含烤肉、土豆和青椒的烤串,上面洒着细细的辣椒粉。

“这是什么口味的菜?”辣椒粉很辣,亚瑟吐出了舌头。

“嗯……”梅林用牙齿撕下一块肉,眉头也跟着皱起来,“我不知道,可能是混合口味。”

亚瑟吞下一块土豆,含糊地说:“我以为你说你去过了世界上的每个角落。”

“几乎,”梅林说,舔掉嘴角的粉末,“而且我的记忆不太好。”

亚瑟把最后一点青椒吃下,清清嗓子:“那么,你觉得我刚才的‘魔法’怎么样?”

梅林的嘴角翘了起来。

“唔,你左右摇摆挥舞魔杖的样子很完美。”他回答。

“真的吗?”亚瑟不敢置信,“我还以为你会认为那很可笑。”

“但——”梅林竖起食指。

亚瑟就知道他会有个“但”。

“但我忍不住想起乌瑟——”梅林说,憋不住笑意,“老实讲,他可能会被你从灵界气回来。”

亚瑟发出一声呻吟。

卡美洛的老国王,一生致力于反对魔法,砍了无数巫师的脑袋,万万想不到,他的儿子有一天会挥舞魔杖。

亚瑟想象出他父亲的幽灵出现在游客中的情景,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不过,说真的,卡美洛早已不在,连乌瑟最在乎的王座都不知道变成了哪儿的尘土,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晚风把他们的头发向后吹拂,亚瑟望向远处、过山车和摩天轮上移动的灯光,脸上神情释然:“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不仅如此,我的时代也过去了。在这儿,你是穿蓝色长袍的老头,我是一个瘦小的男仆,我们的时代都过去了。”

梅林走在他身旁,沉默了一会儿,“你会遗憾吗?”

“为了什么?”

“不再是国王,不再有责任,手中不再有剑,身边也不再有骑士。”梅林说,声音很温柔,“还有……格温。”

亚瑟脚步不停,往前走着。

“她后来还好吗?”他问。

“格温是个很成功的女王,”梅林说,“治国有方。你离开之后,她联合五大国的国王们结成联盟,那是联合王国的雏形。她还解除了禁令,制定了新法律,允许巫师们在卡美洛国境内生活。”

“嗯。”亚瑟表示他在听着。

“她和莱昂骑士,他们结了婚,在好多年之后。”梅林说,“不过依然没有孩子。王位最后传给了一个贵族骑士。再后来,联合王国中又爆发了战乱,五大国分崩离析,卡美洛沦陷了,我没……我没能阻止。”

“别为这自责,”亚瑟说,“我读过历史书。战争与和平总是循环往复,你没有责任永远守护卡美洛。”

“格温也在那时候失踪了。”梅林继续,垂下眼睛,“我当时在另一个地方,很久之后才得知。所以……”

“梅林。”亚瑟伸出手搂了搂他的肩膀,用明亮温和的蓝眼睛注视着他,“你为我,为阿尔比恩,做的已经太多了。你甚至做的比我更多。你一直说统一阿尔比恩是我的命运,但其实,我还没能完成,就抛下她离开了。”

“不,”梅林说,“亚瑟。没有你就没有阿尔比恩,是你的离去促使所有国王们联合起来,争取和平、对抗暴政和黑魔法——他们从你身上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勇气和牺牲。你还赢得了德鲁伊人的尊重,一批巫师揭竿而起,反抗古教的那一套规则,和联合王国结成了盟友。虽然我不愿意这么说,但是,”他的眼睛湿润了,“我想,你的死亡正是命运的一部分,正是完成阿尔比恩统一的一部分。”

亚瑟停住脚步,梅林眨着眼睛,低头注视着地面,而不愿看他。

“这听起来比我本人伟大许多。”亚瑟笑着,按上梅林的肩膀,“我的死亡开启了和平的序幕之类的,就像那些畅销小说的封面。但其实,亚瑟王是个自大的混蛋,而这一点只有一个叫梅林的人知道。”

梅林吃吃地笑了,抬起头来,眼里闪着光芒:“那确实是我对你的唯一印象。”

亚瑟抹掉他眼角的水渍:“……那时你哭了。我走的时候。也许命运在说没有我的死就没有阿尔比恩,但对我而言,唯一真实的,就是有人在为我流泪。”

梅林的鼻尖发红,这使他看起来几乎像个孩子,而不像一个在世间流浪了许久的人。亚瑟捏了捏他的鼻子,在梅林反抗之前收回手:

“我没有遗憾,梅林。一切都过去了,而现在,我有了新生活。”

“哦……”梅林说,“新生活。”

亚瑟抬脚往前走去:“快过来,我想去试试那边的墨西哥卷饼。”

但梅林没有跟上他。

亚瑟不解地回头,梅林站在原地,眼神漂移了片刻,又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坚定地向他望来:

“亚瑟。”他说。

“嗯?”

“上一次,我失败了。”梅林的声音有一点颤抖,“我本该帮助你成为卡美洛最长久的国王,让你和格温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但我失败了。所以这一次,”他摇了摇头,“我绝不会重蹈覆辙——我发誓。如果你愿意在新世纪生活,如果你找到了所爱的人,我会保证这一点,”他深深吸气,“我保证你和卡洛琳会永远健康而快乐。”

“什——”亚瑟被他搞懵了,很快又反应过来,“梅林,你的脑子真是有问题。我应该带你去找布莱恩医生,让他推荐精神专家——是的,我想在新世纪活下去,但是这关卡洛琳什么事?”

梅林愣住:“你不是和她住在一起吗?你——我以为——”

“梅林!”亚瑟吼道,吓得几个游客往他们这边侧了侧头,“我没和任何人住在一起。”

“可——”

“没有卡洛琳!没有任何人!”亚瑟捂住头,“你到底是有多蠢——天啊——我不需要你保证这些!不需要你傻乎乎地在我身后做这些事!如果你非要发誓,那就发誓:你会在这里,在我身边,没有秘密,没有谎言,没有沉默,也没有其他人。”他喘了口气,“只有我们两个。”

“我们两个?”梅林不安地动着手指,惊讶地有些结巴,“你说,只有我们两个?”

“我本来以为你变聪明了,”亚瑟说,“但现在我快被你气昏了,如果我有魔法大概爆发了一千回——是的。”

梅林脸上的肌肉在彼此冲突,故而组成不了一个合适的表情。

“……哦。”最后他说,可能终于明白了亚瑟的意思,歉疚地抿起嘴唇,眨了眨眼睛。

亚瑟不想再理他,翻了个白眼,转身往前走去。

没过多久,梅林跟了上来,和他并肩,意味深长地说:“但万一我想找个伴呢——”

“别做梦了,”亚瑟立即说,加快脚步把他甩在后面,“我给了你一千多年的假期,你找到了吗?如果这么长的时间都没人要你的话,以后也不会有的。”

他把一张纸币往后扔到梅林怀里:“我想吃那种卷饼,现在。”

梅林接住钱,歪了歪头:“你生气了。”

亚瑟的背影停住,从他肩膀的动作看,他在尽力忍住某种冲动。

当他转过身来的时候,梅林本能地准备捂头,但亚瑟并没有对着他的脑袋或别的地方来一下,反而,他的蓝眼睛里明明白白地写着无可奈何。

“好吧,我是在生自己的气。”他说。

梅林扬起了眉毛:“亚瑟,不得不说,这个全新的你太让我惊讶了。你确定他们只是在你胸口动了手术,而没有打开你的脑壳吗?”

亚瑟咬着口腔内壁,皱着眉头,没有搭理他的玩笑:“你离开我才几个月,但我——我离开你已经太久了。所以……你当然会有些新朋友。我忘记了这一点。你应该介绍我们认识。”

“噢,”梅林微笑了,“那你要失望了。就像你说的,没有什么人要我。”

“别那么说。”亚瑟避开他的眼神。

“我经常住在森林里。”梅林撇撇嘴,“或是山洞,或是荒漠。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但想在那种地方交到朋友很难。”

亚瑟的眉头纠在一起,蓝眼睛担忧地盯住他。

“后来,”梅林继续,“我也住到城市里。不过,感谢科技,让离群索居变得越来越容易。”

“森林,山洞,荒漠。你一个人。”亚瑟说,“以前我们一起出去打猎时,你说睡在野外很不舒服。”

梅林耸起肩膀:“后来我发现了野外的一些长处。”

“那么你现在住在哪里?”

“我租下一间屋子,在伦敦。”

“我今晚就搬过去。”

“你——什么?”

“别这样看着我,梅林,我必须要找个人来给我做饭。”亚瑟说,“我已经吃够泡面了。”

梅林不可思议地卷起上嘴唇:“……你至今没有学会自己做饭。”

“当然。”亚瑟说,“那从小就不是我的专业。我们现在能去吃卷饼了吗?”

他们吃了卷饼。还有一份蘸着酱汁的玉米脆片。把一切都扫进肚子后,亚瑟要求去坐一次那种能飞上天空的旋转吊椅。

“我第一次看见就想试试了,”他说,“一直没有机会。”

“不,我不想坐那个。”梅林说,“我更希望看你去坐‘圆桌骑士’。”

“绝不!”亚瑟斩钉截铁地拒绝,“那样你会笑到晚上无法入睡!”

他们互相瞪着,谁也不松口。然后,梅林发现附近有一个飞镖机。

“我们可以比一局,”他指着那个摊位说,“谁赢听谁的。”

亚瑟露出了然的微笑:“你以为我还会上当吗?上次在酒馆,嗯?”

梅林挠了挠鬓角:“啊。”

“我想,‘啊’意味着‘我作弊被你发现了’!”亚瑟以夸张的语调说。

“嗯。”梅林竟然还点了点头。

亚瑟翻了个白眼,向飞镖摊位走去。

“梅林,”他说,“这次你没法耍你的小把戏了,因为我会紧紧看着你——也就是说,我会一直盯着你,眼睛都不眨——”

梅林在他身后笑了,虹膜金光一闪,亚瑟被自己的鞋带绊倒在地。他坐在地上,没好气地回过头来:“——一下。”

“你太不小心了,陛下,”梅林说,“幸好我们现在有洗衣机可以解决你的裤子。”

不过,最终亚瑟赢得了飞镖赌局,他的准头和以前往别人身上掷刀子时一样好。他们得到一份嘉年华的奖品,是张餐厅免单券。

当亚瑟得意地往高空吊椅那儿走去时,梅林正为看不到亚瑟王亲自率领一群年幼并且叽叽喳喳的‘圆桌骑士’而惋惜。但等他们坐进椅子里,绑好安全锁,随着旋转逐渐升起,最终升上高空,能够俯视整个游乐园时,一切都变得有趣起来。

“……如果你能给你的魔法找到更好的用途……”

他们的椅子被高高悠起,划了半个圆来到最高点,在这里,一瞬间的静止让人错觉他们离天空很近,不过也仅仅是一瞬间,接下来椅子就会跟随离心力往右后方被拉低,然后开始新一圈的环绕。

“……并且少拿我练习的话,我会十分感激。”亚瑟说,声音被风吹得模糊。他觉得不再买系鞋带的鞋也毫无用处,梅林可以直接让他的鞋底黏在地上。

“哦,更好的用途!”梅林说,“你指现在这样吗?”

亚瑟差点以为他要弄断自己椅子上的绳索之类的——他真的有点害怕——但梅林的眼睛眨了眨,在他们来到最高点时,一切忽然静止了。他们停在那里,在天空触手可及的地方,周围所有事物的运动都变得异常缓慢,包括风,包括转椅,包括闪烁的灯光——

时间凝固了。

“你的眼球快要瞪出来了。”梅林提醒他。

但亚瑟没法不惊讶,他的脚悬在空中,后背靠在椅子上,他伸出手去,向着头顶的星辰,在它们和他之间没有任何遮挡。

“你的魔法……”他说。

梅林翘着嘴角,带着小小的骄傲。

“它们……”亚瑟哽住了。

梅林伸出手,五指张开,对着星空,念出一句复杂的咒语。

瞬间,空气中所有的尘埃都被一只手抹去,细碎的云雾也纷纷消失,天空像一面被擦亮的镜子,展现出从未有过的清晰,所有星星都在其中,有些微弱,有些明亮,有些是蓝色,有些则像金色,它们组成壮丽的星图,在亚瑟面前展开。

亚瑟感觉到胸膛被什么东西紧压着,也许就是那些星星中的一颗。它让他的呼吸变得不再均匀,让他微微缺氧,让他的双眼开始湿润。

“它们……真美。”

梅林仰起头,深深地望着天空:“在卡美洛,有时,当你睡觉之后,我会到城堡顶上去,星星们有种——”

“不,”亚瑟摇头,“不是星星。”

梅林转头看他。

“你的魔法,”亚瑟说,“它们很美。”

他本该在很久之前,在碎火灰中飞出那条小龙时就那么说。

“哦……”梅林的目光闪烁,似乎不知道该看着亚瑟还是星星,“……谢谢。”

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法师因为被他夸奖而微微不知所措——亚瑟的心砰砰跳动着,接着他笑起来,在静止的星空下。他现在知道了,当梅林的眼睛变成金色时,那种金色原来就是纤尘不染的天空中遥远星辰的颜色。

“魔法就是从中诞生的。”梅林说,“魔法就是海洋、天空、森林的产物,是宇宙的创造。和星星们一样。从万古伊始直到现在。”

亚瑟发觉自己喜欢梅林谈论魔法时的样子,他专注的神态,扇动的睫毛,带着些微欣喜、一点点忐忑、和很多的温柔。

“魔法是我与生俱来的一部分,”他说,“我引以为豪。”

亚瑟倾斜身体,伸长胳膊,抓到梅林握在绳索上的手,而空气重新模糊起来,时间恢复了流动,他们的椅子忽然被一股力量向后扯去,变成旋转着的星河的中的一颗,迎着风,漂浮在游乐园的璀璨灯火中。

 

 

tbc


评论(24)

热度(123)